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晶莹的双眸,笑起来眉眼弯弯,像狐狸一样透着狡黠。

    “你非要我留下来,不就是舍不得我?嗯!”严承池鼻尖对着她的,吐气如魅,“大伯已经答应跟叶家退婚,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,然后娶你!”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说这件事?”夏长悦松开手,走到床边坐下来,抬起头,认真的开口,“我明天要跟我妈回g市,帮我爸办理转院的事情,罗斯教授说,我爸已经开始恢复意识,亲人如果能陪在他身边,他会恢复的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杨木雅跟你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严承池蹙眉,走上前,将夏长悦娇小的身子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听着她细说上一辈的恩怨,最后,眉心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“照你的说法,当年的事情,应该有人在从中作梗,或许要等你爸爸醒过来,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妈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就算当年是我爸负了她,她也愿意将爸爸接到杨家来照顾,还单独在杨家改建了一间病房。”夏长悦想起杨木雅说这些话的时候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等了这么多年,恨了这么多年,心爱的男人另娶了他人,还带走了她的女儿,到头来,她却选择了原谅。

    就算杨木雅没有说,她也知道,就算当年的事情没有误会,杨木雅也不会放任她爸爸不管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去几天?”严承池蓦地问道,面容冷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啊!”夏长悦话都还没有说完,娇小的身子就被按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对上他如墨的黑眸,心里咯噔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立马大喊,“严承池,这里是杨家,你要是敢乱来,我妈真的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“嘘,你叫小声一点,她不会听见的。”严承池嘴角勾起邪笑,盯着夏长悦的目光,就像盯着送到嘴边的肉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房门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管家的声音传来:“大小姐,姜汤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明叔!”夏长悦嚯的一下推开严承池,从床上爬起来,忙不迭的冲到门边拉开门,从他的手里接过姜汤,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你喝完早点睡,晚安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g市。

    小公寓里。

    颜灵紧张的看着自己准备的烛光晚餐,单薄的身子,在餐桌前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她的手里捏着一个小药瓶,里面只有一颗药,看起来,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攥着,像是要将药瓶攥碎一样。

    “嘀嘀!”手机短信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回过神,激动的冲上前,点开短信,发现是易海音回复的消息:

    颜灵眼底染上一抹笑意,将手机放下,目光重新落到手上的药瓶里,脑海里,浮现出易海音一次次去冲冷水澡的画面,眼神变得坚决。

    走上前,将药瓶打开,把药倒在掌心,一下就丢进了嘴里,端起手边的红酒杯,咕咚咕咚将药丸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将药瓶丢掉,就听见了门铃响。

    易海音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