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叶家提出了退婚,相信很快就会有答复,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,叶明莎是我的未婚妻,我的妻子,叫夏长悦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大手紧紧的牵着她的小手,将她揽入怀里。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只是坚持他一定要先处理好跟叶家的婚约,再来杨家提亲。

    大家族之间,注重脸面,不仅仅是因为个人的好恶,还因为牵涉到了今后在上流社会如何自处的问题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回杨家,这个时候,她这个做妈妈的,绝不允许有半点伤害她名誉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时间很晚了,我就不留池少在杨家过夜了。”杨木雅从容的挥手,示意管家送客。

    “妈,时间这么晚了,外面还下着雪,你让他怎么走?”夏长悦第一个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男未婚女未嫁,他跟叶明莎还有婚约,绝对不能留在你的房间!”杨木雅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不能留在我的房间,总不能连杨家的客房都不能留吧?我又没有说,要跟他睡在一起,只是让他留下,等雪停了再走。”夏长悦挽着严承池的手臂,看着他苍白的脸色,担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杨木雅是为了她好,可是她跟严承池连孩子都有了,现在才来计较名声,也太晚了。

    “杨总说的对,我留下过夜确实不合适,我先回去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严承池看了一眼争执起来的母女俩,又看了一眼因为夏长悦维护他,脸色变得不悦的杨木雅,眸光闪了闪,很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晃了晃,才站稳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紧张的伸手捂住他,“你怎么样了?你的脸色很难看,身上又这么烫,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到严承池面前,努力的朝着他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承池刚准备说自己没事,眼眸一变,蓦地往她肩上一靠,薄唇紧抿着,“有些难受,不过我没事,我可以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妈,严承池生病了,我先扶他到客房休息,管家,帮我熬一碗驱寒的姜汤,谢谢!”夏长悦一口气说完,扶着严承池就连忙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配合默契的两个人,根本没给杨木雅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悦悦……”杨木雅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两个人,气得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要去熬姜汤吗?”管家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也存心要气我是不是?”杨木雅立时扭头瞪了管家一眼,从沙发上站起来,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明明就是你心软舍不得让大小姐难过,关我什么事……”管家嘟哝了一声,才连忙转身进厨房熬姜汤。

    楼上客房里。

    房门一关上,严承池转身就将夏长悦按到了门板上,低头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唔!”又是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请她。

    他是亲上瘾了是不是?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敢对我动手动脚,就不怕我妈知道,冲上来揍你?”夏长悦勾住他的脖子,笑眯眯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