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旋即,注意到地上的积雪已经很厚了,也不知道已经下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!”夏长悦嚯的从沙发上蹦起来,转身就朝着门外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保镖刚伸手准备拦她,就被她用力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像是爆发了洪荒之力,脚步一步不停的朝着大门冲,拉开门,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见如雕塑般,依旧伫立在风雪中的身影,心口一紧,朝着他就跑了过去,一下扑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是不是傻?谁让你一直站在这里,天气这么冷,你就不会挑个暖和的时间来给我妈出气吗?”

    “不这样,杨木雅不会消气,她不消气,就不会让你嫁给我,我想娶你,很久了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里,透着跟夏长悦一样的固执。

    风雪越来越大,短短的几十秒,他们两个人的头上,都沾满了雪花。

    夏长悦抱着他冰冷的身体,心脏针扎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下一秒,却见他艰难的抬起手,按到了她的头上,替她吹掉发丝上的雪花,勾起唇,“这样很好,我们提前走到了白头……”

    他高大的身躯,突然就靠到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雪依旧在下,没有要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被风吹起的雪花,肆意的飞散在空中,两个人相拥着站在雪里,杨家的大门处,杨木雅和追上来的管家,都齐齐的愣在那里,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,谁都没有上前。

    就这么静静的看着,莫名的,就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良久,杨木雅才敛起眸,转身往里走,“让他们都进来吧,严承池不怕死,也别拉着我女儿一块受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看着明显是心软了的杨木雅,连忙高兴的朝着雪里的两个人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大小姐,夫人说外面太冷,让你们想抱,也到里面再抱。”管家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才想起来,一直有人在看着他们,俏脸一囧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已经低头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瞪大了眼睛,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餍足后的严承池,缓缓的松开她,点着她的红唇,“刚才就想亲了,只不过丈母娘在,不敢放肆,怕她不肯把女儿嫁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尾巴狼!

    她看错他了!

    两个人牵着手,一起进了杨家客厅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见黑着脸,坐在沙发上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扭过头,目光直直的落在两个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上,还有严承池有些发白的脸。

    夏长悦怕她迁怒,连忙准备将手抽回来,可严承池却紧紧的握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解除跟叶家的婚约,如果杨总不反对,我愿意用一场世纪婚礼,来迎娶您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开门见山的话,一时让客厅的气氛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木雅端着茶杯的手一僵,抬头看向严承池,“我跟严盛的恩怨,相信你也知道,原本我并不打算让自己的女儿跟严家有任何的牵扯,只是悦悦不听我的,你想要娶我女儿,就先处理好跟叶家的婚约再来找我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