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可是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想起还站在外面的严承池,怎么也躺不住,又嚯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能出去看他一眼吗?就一眼,我不给他送姜汤,也不给他送外套,只是去看一眼,外面这么冷,万一他冻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家,将大小姐的门锁起来。”杨木雅从床边站起身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!”夏长悦忙不迭抓住杨木雅的手,举手保证,“我就乖乖的待在房子里,不会出去,你别关我。”

    有自由才能想办法,被关起来,可就什么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担心杨木雅说话不算话,夏长悦连忙掀开被子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下楼,正想着出去,就被守在客厅外的保镖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去看一眼,你们都别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有命,不能让任何人出去,请大小姐不要为难我们。”两个保镖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开口,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正从楼下走下来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见状,杨木雅也没有说话,径直的走到沙发前坐下,吩咐管家去给她冲茶。

    泡好的花茶,格外的香甜。

    “悦悦,过来尝尝,这是刚送过来的花茶,你应该会喜欢。”杨木雅倒了两杯,朝着夏长悦喊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头没有回,出不去,就只能靠在门框上,努力的往外看。

    天黑了,什么都看不见,她甚至都不知道,严承池走了没有。

    那个笨蛋,明明知道杨木雅是在刁难他,为什么不走?

    “很想知道他还在不在?”杨木雅将茶杯放下,微微抬头看她,见夏长悦终于肯回头看她,才吩咐管家出去。

    管家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池少还在外面,他说了,今天见不到大小姐,他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!”夏长悦一听见管家的话,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要站,不是我罚他站,他不走,我能拿他怎么样?你不要忘了,他现在还跟叶明莎有婚约,让人知道他大半夜的来杨家找我女儿,别人会怎么看你?”

    杨木雅也沉下脸。

    严盛当年就跟她有仇,现在还敢嫌弃她的女儿,她还没找严家算账,严承池就自己送上门。

    就当她迁怒,可严承池一天不解除跟叶家的婚姻,就一天别指望见到她的女儿!

    “婚约的事情,是严盛自作主张,严承池跟我说过,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,我相信他。”夏长悦走到杨木雅面前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男人最不可信的就是承诺,他要是真的那么在乎你,等解除了跟叶家的婚约,再来跟我谈你们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进不来,她出不去,夏长悦娇小的身子蜷缩到沙发上,跟杨木雅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眼看时间已经过零点,严承池都在外面站了六七个小时了,他穿的那么少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将自己的唇瓣都要咬破了。

    静静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也不知道杨木雅什么时候才会气消。

    眼睛往外一瞟,瞥见外面飘起的飞雪,她蓦地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