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嘴角勾起笑容,提着裙摆,就准备朝着门外跑。

    “悦悦!”杨木雅快一步伸手拉住她,抬头就吩咐管家,“告诉他,杨家今天已经闭门谢客,谁都不见,请他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妈!”夏长悦错愕的看向杨木雅,眼神里透着质问,她说过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这小子没有保护好你,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还被人瞧不起,这口气你咽得下,我咽不下,我杨家的女儿不是他们严家想娶就娶的,我不许你偷偷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完,拉着夏长悦就往房间里走。

    一直将她拉到自己的房间,将门关上,就把她锁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妈,不关严承池的事情,他对我很好,你放我出去,你不能说话不算话,你答应让我们在一起的!”夏长悦用力的拍着门板,气得鼓起腮帮子。

    回应她的,只有一片静谧声,杨木雅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想到严承池就在楼下,一秒钟都待不住,转身就朝着阳台跑过去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大门外的伟岸身躯,心口一紧。

    他没有走……

    管家不让他进来,他也没有走,就一个人站在门口,黑色西装包裹下的身躯,挺拔健硕,他傲然而立,目视着前方,妖魅的脸庞上,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夏长悦看不见他的眼神,只是看见他一个人站着的身影,无比心疼,转身又朝着门口跑过去,用力的拍门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能这么霸道,严承池从头到尾都没有嫌弃过我的出身,在医院的时候你也听见了,他宁可放弃严氏财团的继承权,也要娶我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喊到累了,门外都没有人回应她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靠在门板上,慢慢的滑了下来,蹲在地上,双手抱着膝盖。

    茫然的看着阳台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知道呆呆的坐了多久,窗外的天色都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扶着门,重新站了起来,朝着阳台走过去,看见依旧站在门外的严承池,双手用力的握成拳。

    天气已经很冷了,外面不像房间里有空调,严承池一个人站在寒风中,他身上连一件厚外套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眼眶发红,娇小的身子趴到了护栏上,只想要离他近一点。

    像是感觉到什么,一直平视着前方的严承池,蓦地抬起头,朝着她阳台的方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瞥见她在阳台上的身影,身体微微一震,旋即,嘴角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的眼泪,一下就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薄唇翕动了一下,像是说了什么,可是夏长悦一个字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了好几遍,才看出他的唇语,说的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,我在这里陪你!”夏长悦蓦地站直了身体,面对着他的方向,陪他一起站着。

    杨木雅要罚,就两个一起罚。

    夏长悦站了一会儿,就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她身上只穿了一条裙子,短小的披肩,根本挡不住寒风,巴掌大的小脸上,血色渐渐的退了下去,整个人都要冻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