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明莎听见周围人的赞叹声,神色越发的傲慢起来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只要她穿着这件裙子出现,夏长悦就一定会被她比下去。

    她今天就好好的让夏长悦看看,什么叫真正的千金大小姐,敢跟她抢男人!

    “看来叶小姐记性不大好,我们昨天才刚见过,怎么能说好久不见?”夏长悦看了一眼花孔雀一般的叶明莎,嘴角噙着得体的笑容,并不打算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刻意提起昨天,是想让叶明莎记得她自己脸上的那两个耳光,懂得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对没有什么特点的人,一点不怎么放在心上,倒是难为夏小姐,对我印象这么深刻。”叶明莎说着,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贬低了夏长悦,抬高了她自己,还噎的夏长悦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简直太痛快了!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家小小姐……”杨家的管家,脸顿时沉了下来,刚要开口替夏长悦出头,就被夏长悦伸手拉住了。

    叶明莎是有备而来,如果她不能自己反击回去,只会让在场的人都觉得她就是个草包,只能让杨家给她出头。

    到时候传出去,丢的就不只是她的脸,还有杨家的威望。

    夏长悦抬起头,看着不懂见好就收,存心来找事的叶明莎,眸光一深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对叶小姐印象深刻,也是有理由的,就拿叶小姐身上这件裙子来说,好看是好看,不过却是件赝品。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胡说八道什么?你知道什么叫时装吗,恐怕你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裙子吧,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?”叶明莎一听见夏长悦的话,眼神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如果叶小姐口中的好裙子,就是一件赝品的话,那我的确是没有穿过。”夏长悦顿了顿,等周围的人都朝着她看来,才缓缓的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这件裙子是出自比罗大师在今年秋季设计的‘枫叶’系列服装,比罗大师为了纪念他与妻子几十年如一日的感情,主打的裙子取名叫做‘恋枫’,是为他的妻子量身打造,全世界只有一条,独一无二,服装展结束后,也列为了非卖典藏品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我当然知道这是比罗大师的作品,我看中的,就是它的独一无二。”叶明莎趾高气扬的抬头,傲慢的看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这里都是名媛贵妇,谁不知道这件裙子的来历?

    “叶小姐错了,你身上这件,并不是比罗大师的作品,而是一件仿冒的赝品!”夏长悦走上前,刻意提高了音量。

    “想必在场的各位,有不少人都买过比罗大师设计的衣服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比罗大师的习惯,是在他的每件服装袖口上,绣上一个枫叶的图案,这既是他的品牌徽标,也是一个很少人会注意到的防伪标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注意过,好像确实有……”人群中,立时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这件就是比罗大师的作品,你们看,袖口上的确有一个枫叶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答案,夏长悦才抬头看向叶明莎,冷笑,“不知道叶小姐的裙子袖口,有没有这片枫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