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又开出条件,见严承池神色变得缓和,才拍了拍他的手背,淳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伯唯一的侄子,大伯不管做什么,都是为了你,不要怪大伯无情,大伯必须替整个严家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严承池得到严盛的认可,眸光微闪,转身就去处理跟叶家退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要干干净净的走到杨木雅面前,让她答应将女儿嫁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,严承池的身影一消失,病房洗手间的门,就从里面用力的拉开了。

    叶明莎梨花带雨的朝着严盛跑过去,一下就扑到他的病床边。

    “严伯伯,你说过我才是你认定的侄媳妇,你现在怎么能答应让池去退婚?”叶明莎哭得妆都花了,双手愤恨的抓着床单,委屈的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他的请求,然后呢?看着我唯一的侄子跟我决裂,然后净身离开严家,你又能捞到什么?”严盛沉声,冷冷的睨了叶明莎一眼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也是你没有用,我替你安排了这么多,你却连承池的身心都抓不住,只会哭哭啼啼,我看了都心烦,你让承池怎么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谁都可以,绝对不能是夏长悦!”叶明莎眼神变得怨毒。

    伸手摸着自己还红肿的脸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跟夏长悦势不两立!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答应退婚,真的让池因为夏长悦跟我退婚,我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上流社会的名媛圈子里混?大家都只会等着看我的笑话,我不能输给夏长悦这样来路不明的千金大小姐!”

    叶明莎见连严盛都不再支持她,从床边站起来,转身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她是叶家大小姐,她有整个叶家做后盾,谁敢欺负她,她都要狠狠的打回去!

    “老爷,叶小姐这么生气的走了,会不会连你一起怪罪?”管家不放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技不如人就要服输,她有那个时间怪我,不如好好去想一想,要怎么赢得一个男人的心,再不济,先得到人也可以,否则,等承池跟叶家退了婚,她就是想要怪罪,都没有了立场,我怕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爷说的是,那我们就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大少爷娶夏长悦,什么都不做吗?”管家又问。

    精心布局这么久,眼看就要成功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逼严承池点头答应娶叶明莎,至少他跟夏长悦门不当户不对,也不可能在一起,可如今,他们什么胜算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把他逼得太紧了,他今天说的话,你也听见了,为了夏长悦,他宁可连财团都不要了。”严盛让管家扶着他躺下,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闭上眼,缓缓的启唇,“先让他高兴两天吧,有叶明莎在,叶家的婚,没有那么好退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杨木雅找回亲生女儿的消息,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绝后的杨家,突然多了一个尊贵的大小姐,一时之间,在上流社会掀起了讨论的热潮。

    闻讯到杨家恭贺的人,几乎要将门槛踏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