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怒气攻心,具体情况,要等检查结果。”严承池揉着她的头发,眸光微微闪烁,“等他醒了,我会再跟他提我们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严盛不喜欢夏长悦的原因,就是因为她的身世,可是情况已经不一样。

    夏长悦现在是杨家大小姐,严盛再也没有挑剔她的理由,他们很快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谁要嫁给你?”夏长悦俏脸一红,推开他,转身就朝着杨木雅的车子跑过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她的背影,长指抚过他们刚才吻过的薄唇,嘴角勾起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双手插进口袋,看着她的车子驶离了医院,才转身回严盛的病房。

    刚走到病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的咳嗽声,他眸光闪了闪,提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严盛已经醒了,只是还起不来身,就平躺在床上,任由管家替他顺气。

    看见严承池走进来,连忙挣扎着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大伯身体不舒服,还是先躺着吧。”严承池走上前,重新扶着严盛躺下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怀疑过严盛的病情,可刚才的情况,不止他一个人,在场的人都看见了,那一口血,是真吐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一脸惨白,苟延残喘的样子,像极了一个病入膏肓的人。

    “承池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真的不要财团,也不要大伯了?”严盛紧紧的抓着他的手,眼神里,透着悲凉,像是担心被人遗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掌管严家和严氏财团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对人用这种恳求的语气说过话,严承池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大伯说过,倘若夏长悦有一个高贵的出身,就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,不知道杨家大小姐的身份,够不够高贵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身体一震,老眸掠过一丝不甘,“可是她伤害过你!”

    “伤害我的,是我自己,跟她没有关系。”严承池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可她是罪魁祸首!”严盛抓着严承池的手,蓦地一重,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就非不听大伯的?大伯做这么多,都是为了你好,你要知道,夏长悦她是杨木雅的女儿,杨木雅恨我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刚才也听见了,她带着夏长悦过来,就是为了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将女儿嫁给你,他们母女俩都不安好心!”

    “大伯为什么就不能放下成见,好好的看一看夏长悦,你连接触都没有接触过她,就认定了她别有用心,这不像大伯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妖冶的子瞳,闪烁着冷鸷的光,薄唇微启:“还是在大伯的心里,我的幸福,根本比不上叶家能带来的权势利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盛语塞,半响都憋不出一句话,只能瞪着严承池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松了口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杨木雅不记恨当年的事情,答应让你们在一起,我会履行我的承诺,替你们主婚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高兴的太早,就算你娶了她,财团的事情也不能荒废了,我现在起不来,叶家那边的婚事,你得自己去退,处理好这件事,不能影响到财团,倘若有一件办不好,我都不会答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