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少,现在明显大部分股东都站在董事长那边,我们该怎么办?”金特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财团的股东里,唯一一个不看重利益的,只有杨木雅。

    可偏偏,谁都知道,杨家从十年前,就不再出席董事会。

    之前杨木雅已经破例过一次,可她现在人都不在s市,远水救不了近火不说,光是杨木雅一个人,恐怕也说服不了其他股东。

    “还不到最后时刻,慌什么?”严承池淡漠的挑眉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金特助:“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不急太监急。

    这都火烧眉毛了,池少还说不急,难不成真的要等被架上婚礼,着急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“财团最近有什么重要的项目,全都给我拿过来,我现在处理。”严承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,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仿佛根本没有将严盛逼婚的事情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金特助马上就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难不成真要答应去叶小姐?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处理什么工作……”金特助刚说到一半,就被严承池狠狠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僭越了,连忙俯了俯身,照严承池的吩咐去办。

    将今年包括明年所有谈好的大案子,全都送到了严承池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严盛给了两天时间,严承池却没有去拉拢股东,而是留在集团里加班,一加就加了两天。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严盛听着管家传回来的消息,眉心紧拧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这两天谁都不去找,就留在公司加班了?”严盛老眸闪烁着精光,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大少爷不是没有找,他离开医院之后,就让身边的特助替他联系过了,只不过老爷你先一步跟那些股东谈过,没有人能看着即将到手的巨大利益不心动,大少爷派去的人,几乎是灰溜溜回来的,他知道斗不过老爷,或许就死心了。”管家神色轻松的道。

    不管严承池是为了什么,选择妥协,只要他妥协了就好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承池的性格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还是小心一点好,等会儿人都来了之后,记得让他们说话都不用客气,今天一定要逼承池做出选择!”严盛沉声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通知各位股东。”管家领命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就到了约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众财团的股东们,都齐齐的出现在严盛的病房里,这里俨然成了一个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池少怎么没来?他该不会不打算来了吧?”有人不放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家纷纷看向严盛,眼神都透着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家稍安勿躁,这个决定,不是我家老爷一个人的决定,池少当时是答应了的,他不会不来,或许是路上耽搁了,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管家站在病床边,替严盛安抚着在场的股东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间又过了半个小时,严承池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这次,不用等其他股东问,严盛就自己吩咐管家将手机递给他,准备给严承池打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