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态度很冷,像是要中止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抓住颜灵的手臂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颜灵咬住唇,努力的回忆着当年的事情,想了很久,才轻轻的摇头,“我想不起来了,我只记得当时夏叔叔的脸色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,闪过了很多小时候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当时以为自己的个子比同龄人小,现在想想,不是她小时候个子小,而是那些根本不是她的同龄人,而是比她大一岁的哥哥姐姐。

    幼儿园时期,三岁跟四岁的差距,很容易被看出来,难怪她的老师会觉得她只有三岁……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是爸爸妈妈刻意将她的年龄说大了一岁,就是为了不让杨家找到她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不管怎么说,夏叔叔是真的很疼爱你,他做的事情都只是为了保护你,我也不相信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点了点头,目光坚定,“我也相信我爸爸,当年的事情,一定有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s城。

    高级会议室里,跨国会议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们接下来的投资重点项目会放在房地产上……”会议桌前的大屏幕上,欧洲分部的区经理正在进行汇报演讲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在最前面,神色平静,眼神淡漠,浑身都透着森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双手放在桌子上,两根手指把玩着另一只手小指上的尾戒,面无表情的听着汇报。

    等汇报结束,才伸手扯了扯胸前的领带,问:“还有谁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池少,还有我。”市场部的经理站了起来,诚惶诚恐的看了一眼严承池,才开口,“我们部门目前重点洽谈是大型商场的资源整合,可是众所周知,这一块的大佬,一直是叶家,原本合作的好好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,最近突然对我们的很冷,对我们抛出的橄榄枝都视而不见,项目进度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一紧,眼神变得幽冷。

    叶家。

    这是叶明莎在给他施加压力,以为这样就能逼他就范?

    “在商言商,叶家谈不下来,就换别家,想做生意的可不止他们,最近跟叶家抢资源抢的最凶的商家是谁,就跟谁合作,是不是这点道理还要我教你?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沉,冷冷的扫向市场部经理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用,属下明白。”市场部经理连忙坐下,伸手擦了擦额际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有事要说?”严承池冷眸微抬,睨了一眼沉默的众人,嚯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散会!”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一转,提步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黑色的风衣,衣袂翻飞,带出一片冷色。

    “池少,医院方面传来消息,说是董事长今天身体不大好,让你过去看看。”金特助跟在他身边,尽职的提醒。

    严承池唇无声的紧抿着,提步就往集团往走。

    神色却透着不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昨天晚上没给他打电话,就连他的飞机到了主动给她发消息,她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他才刚走,转眼就敢将他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