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照杨木雅的说法,夏华当年跟她是真心相爱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的爱一个人,怎么能说出只要孩子,不要孩子的母亲这种话?

    就算是被逼的,她爸爸也不会这么多年,明知道杨木雅过的不好,还不闻不问……

    “dna检查报告都有了,你还叫她杨女士?”颜灵咋舌。

    看着夏长悦难受的样子,她的眼睛里闪过犹豫,良久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有件事我瞒了你很多年,我自己都几乎要忘了……”颜灵从沙发前站了起来,绕着客厅走了两圈,才鼓起勇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才二十四岁这件事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,只是我答应过夏叔叔,这件事谁都不能提起,他当时跟我说,如果我说出去了,你会有危险……我担心你会有事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整个人都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刚才说什么?我爸爸跟你说了什么?”夏长悦神经一凛,娇小的身子,瞬间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颜灵一下就蔫了:“我会发现这件事,其实真的是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她当时跟夏长悦刚认识,就特别投缘,经常去夏家找她。

    夏家夫妇也很疼她,半点都没有因为她家境普通,就不让她跟夏长悦亲近。

    那一年夏长悦生日,她一早就准备了礼物去夏家。

    等其他客人来的时间太无聊,就跟夏长悦玩起了捉迷藏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她刚在一个房间里躲好,就看见夏华拎着一个礼物盒,和夏夫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刚意识到自己进了别人的卧室,正准备出去道歉,就听见了夏华和妻子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瞒着悦悦的年龄,每年她的生日蛋糕上,都要多插一根蜡烛,我心里总觉得不舒服,连灵儿比她大,都得喊她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夏夫人的话,让她一瞬间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僵硬的站在窗帘后面。瞪大了眼睛,错愕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正纳闷着他们为什么要将夏长悦的年龄加大一岁,就听见夏华开口,“我心里也不舒服,可是我不能冒任何的风险,只有抹掉她的一切,她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就看见夏夫人红了眼眶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夏华也要出去的时候,他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,扭头朝着窗户的方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颜灵当时毕竟不成熟,乍一听见这样的秘密,本来就心慌。

    见夏华转身朝着这边看过来,就以为自己被发现了,连忙出来道歉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是悦悦朋友,叔叔希望,你能跟我一起保护她,这件事,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否则很可能会害了她,如果可以,叔叔也希望你可以忘记,这样对悦悦才是最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华的话,颜灵一直记得。

    一想到会害了夏长悦,她根本连自己的爸妈都不敢提起,时间久了,真的就忘了。

    直到上次杨木雅突然问起她,她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当时根本没有想到,夏华当年叮嘱她的事情,跟夏长悦的身世有关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再想想,除了我的年龄,我爸爸妈妈当时是不是还提到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