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听完杨木雅的故事,她才真正理解,夏华当时看着她的时候,心里想起的人,应该是杨木雅吧?

    这个他当初深爱,却不能在一起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难怪她将严承池带回家,哪怕他一无所有,爸爸妈妈都从来没有提过半点意见。

    夏华虽然吃醋严承池将他的心肝宝贝拐跑了,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阻止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是不忍心吧?

    被迫跟自己深爱的人分开,有多痛,他最清楚,怎么忍心在自己的女儿身上重演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你亲生爸爸,想你幸福很正常。”杨木雅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当初他能在离开之前将女儿偷走,就足够说明他对血缘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爸爸真的背弃你们的感情,为什么要这么疼爱我?他经常看着我发呆,你觉得他心里在想谁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杨木雅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,我脑子很乱……”夏长悦双手抱着头,有些无助的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的父母,相敬如宾,和乐融融,她从小就在温馨的环境里长大,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突然告诉她,她的亲生妈妈另有其人,她崇拜的爸爸变成了一个自私无情的混蛋。

    而她也突然意识到,为什么她总觉得爸爸妈妈感情很好,却少了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是眼神!

    爸爸看着妈妈的眼神,根本不像严承池看着她,那不是深爱一个人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如果她爸爸当年爱的人真的是杨木雅,为什么要将她偷走?

    为什么要跟将她养大的妈妈在一起?

    这么多年,没有人跟她提过一句关于她身世的话……

    有太多的问题,她根本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夏长悦从地上站起来,提步就要离开vip病房。

    “悦悦……”杨木雅看着她慌乱的身影,想要追上去,想到她刚才说的话,脚步蓦地一顿,扭头看向还躺在病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迟疑了几秒,才提步上前,在夏华的病床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十四年了。

    整整二十四年的销声匿迹,她一直在想象着他们重逢的画面,却从来没有想过,会是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成了植物人,只能依靠呼吸器生存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以为自己看见他,会愤怒的冲上前,先给他一个耳光,将他毒打一顿出气,甚至恨不得杀了他……

    可如今他真的出现在眼前,她的心脏却只是在一阵一阵的抽痛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欠我的不止一个真相,还有二十四的时光,我还活着,你有什么资格躺在这里?”杨木雅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,恨不得将他摇醒。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心电仪突然响起声音,杨木雅顿时愣住了,呆滞了几秒才回过神,松开手就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“医生!快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匆忙离开的身影,没有看见在她转身之后,原本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夏华,手指用力的握了握。

    紧闭的双眸,眼皮也开始颤动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