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s市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在尊贵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透着冷漠,冷眼扫过坐在他面前,围绕着严盛,在不停问候的众位叔伯。

    听见他讨论的话题,他眉心微蹙,眼底透着不耐,却在极力隐忍。

    “照我说,家主既然醒了,就该尽早办婚礼,正好家主可以当池少的主婚人。”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这么说,家主这次大难不死,也该让他好好看着自己一手培养的继承人,成家立业,正式接手财团,成为新董事长。”有人看向严承池,意有所指的道。

    董事会上,严承池用占据绝对优势的投票比例,赢了严宏,也掌控了财团的主要执行权,可实际上,财团目前名誉上的董事长,依旧是严盛。

    正因为严承池赢了,反倒保住了严盛这个董事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除非严盛亲自开口,或者他死了,否则严承池是他一手培养的继承人,不可能威逼他退位让贤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严盛轻咳了几声,看向严承池,“我唯一的心愿,就是看着承池结婚,婚礼一结束,我也好正式将董事长的位置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手机铃声在病房里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齐刷刷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看着严承池拿着手机,就冷漠的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一走到没有人的地方,他就迅速的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想我了?”严承池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,眼底的冷漠,在看见她电话的那一刻,就已经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爸爸、我爸爸他……呜呜……”电话那头,夏长悦压抑的哭声,让他心脏瞬间抽紧。

    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别慌,我马上就过去!”严承池挂了电话,立时让金特助订了前往g市的机票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放进口袋里,才提步回了病房,走进去就发现刚才一众的叔伯见他不在,都走了。

    他眸光闪了闪,才走上前,“大伯这次身体没事就好,集团还有事,我先回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回集团,还是要去找夏长悦?”严盛示意管家扶他坐起来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回过头看他,薄唇紧抿着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现在为了一个女人,都变成什么样子了?你以前从来不会在我面前阳奉阴违,那个夏长悦有什么好?她无权无势,这样的女人你娶进门,一辈子都会成为你的负累!”

    严盛拍着床头,激动的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老爷这次是死里逃生,你就不要再刺激他了。”一旁的管家见严盛又咳起来,连忙劝道。

    “她有再多的不好,我也只要她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完美的脸庞,轮廓紧绷。

    “你明着同意我准备婚礼,背地里,却跟夏长悦纠缠不清,你知道要是让叶家知道,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大伯既然明知道我不想娶,为什么又要逼我?难道我的幸福,就比不上那些阴谋权势吗?”严承池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,才不让你跟夏长悦在一起,但凡她有点背景,我都不会阻拦你们,可你看看她有什么?一无所有还伤害过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