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是。”负责保护杨木雅保镖,很快走上前,伸手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一连按了好几次,才听见里面慢悠悠的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呀,一大清早的不给人睡觉,乱按什么门铃,我家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家……”管家将门打开,看见站在外面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都是谁呀?我告诉你们,抢劫犯法的……是你!”管家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,看见站在保镖身后的杨木雅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看清杨木雅的装扮,还有她今天的架势,就猜到她不是普通人,话都不敢多说,就准备关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大门还来不及关上,就有保镖伸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拜访你家老爷的,你心虚什么?”杨木雅从容的走上前,示意保镖都让开,让她走到管家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去旅游了,全家都不在,你来晚了,我只是个管家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问我什么我也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管家年纪不大,却是个贪生怕死的,不等杨木雅开口,就想跑。

    “先给我抓住他!”杨木雅一开口,两个保镖立时一左一右的将管家钳制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说,那就只能我自己进去找答案了。”杨木雅示意保镖带着管家,陪着她一起,往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外观别致的别墅,内部却跟杨木雅想象的景致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客厅到处可见的装饰品,价值不菲,却杂乱无章,跟别墅外观的清新雅致比起来,里面的布置和装潢,简直就像一个暴发户。

    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你也见过卫擎斯?”杨木雅在客厅里走了一圈,没有找到什么东西,回过身,看向被按坐在沙发上管家。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卫擎斯?我不认识,这幢别墅原来的主人姓夏,不姓卫……”管家话说,示意到自己多嘴了,连忙咬着牙,不肯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将自己画的素描,放到管家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什么人?我不认识!”管家子瞳一紧,想也不想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着回答我,慢慢想,我陪你。”杨木雅捕捉到他脸上微妙的表情,示意保镖松开他,坐到沙发上,静静的等着管家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一早被电话吵醒,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,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将手机放到耳边。

    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,惊得一瞬间从床上蹦了起来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爸爸他……”夏长悦眼眶一红,握着手机的手,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呆滞了好几秒,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回过神,她迅速的冲下床换了衣服,连脸都没有洗,就拎起包,冲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路上,突然加快的心跳,像是要瞬间从胸口跳出来。

    她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机,看见计程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,嚯的推开车门,就往医院里冲……

    看见守在病房门口的护工,一口气走上前,就伸手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