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对小时候的印象不算很多,只记得自己经常坐在爸爸的肩上,让爸爸给她当大马骑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夏华正在事业的上升期,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儿,总是无条件的宠溺,就连出门谈生意,都会带着她。

    她是夏家的掌上明珠,被夏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她听夏家以前的佣人说起过,她爸爸经常看着她睡觉的样子发呆,就像担心自己的心肝宝贝突然不见了一样,连睡觉都要守着。

    “看来,不止你很爱你爸爸,你爸爸也很爱你。”杨木雅看了夏长悦一眼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肩走出剧院,夏长悦看着她落寞的身影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舞台剧?”

    她记得易海音给她的资料里提过,杨木雅这一年里,不管到哪个城市,都会去当地的剧院,呆板的行程,像是在履行跟什么人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因为放不下。”杨木雅脚步一顿,抬头看向头顶的星空。

    漫天的星光,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芒。

    杨木雅看了很久,才轻声的开口,声音缥缈像是从天际传来。

    “有个人在我年轻的时候跟我说过,他要带我去旅行,路过一个城市,就进去看那里的舞台剧表演,走出剧院,还能站在广场上,看着这样美丽的夜空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陷入回忆里,精美的双眸,覆上了一层薄雾。

    曾经的约定,她一直记得,她甚至在想,他会不会也记得,所以不管去哪里,都要找当地的剧院,看一场演出。

    甚至,会故意挑他喜欢的剧本,心想或许有一天,他们能在曾经牵手过的地方,重逢。

    可她走了这么多城市,看了这么多演出,每一次,都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人,一个个的走出来,却从来看见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会安慰自己,或许是他们分开太久,她记不清他的样子,所以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她多看几场演出,就一定可以再遇见他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爱他吗?”夏长悦鬼使神差启唇,话一出口,才回过神,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。

    明知道杨木雅找的那个人死了,为什么还要问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刚要道歉,杨木雅突然转过身,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爱,他是唯一爱过的男人,可是我更恨他,恨了整整二十四年!我做梦都在想,如果找到他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上前,扬手就给他一巴掌!”

    杨木雅眼神变得冷漠,透着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可很快,消失殆尽,只剩下无尽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他毁了我的一生,我以为我会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,可知道他死了,我居然会觉得难过……”杨木雅声音微微哽咽,倾吐出来的情绪,如同决堤的洪水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不怕你笑话,我宁可他幸福的活着,就让我继续恨着,至少,两个人当中,有一个人过的好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相信他是爱你的。”夏长悦看着她崩溃的样子,不自觉的伸出手,替她擦掉了眼角的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