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坐在剧院里,时不时忍不住扭头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杨木雅表面上好像没事了,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舞台上,演出很精彩,宽敞奢华的剧场里,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杨木雅自己也看得很认真,连眼神都变得专注……

    这出剧,夏长悦很早就看过,如果不是不放心杨木雅,她不会来。

    这出舞台剧,是一出悲剧。

    剧中的男女主角是青梅竹马,因为女孩家族破产,两个人被迫分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约定好,等长大之后,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相聚,然后在一起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过了很多年,到了约定了时间,女主角满怀希冀的站在枫树下,等着爱人归来,却在最后得知男主角在跟她分离之后,就将她忘了,已经在家里的安排下,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他背叛了他们的誓言……

    女主角得知真相,站在枫树下,哭得撕心裂肺,最后愤恨离去,嫁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最后的画面,切换到一个全是墓碑的山头上,属于剧中男主角的墓碑,孤单的伫立着,墓旁是一棵枫树。

    风起时,落在墓碑上的枫叶,就如同他们儿时相遇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这出剧,夏长悦很早就看过了。

    可再次看到最后那个场景时,还是不自觉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喉咙发涩。

    周围更是有不少人的哭声传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边的杨木雅,担心她会不会因为触景生情,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可她看见的杨木雅,不仅没有哭,美丽的脸庞上,甚至没有太多的情绪,只是平静的看着表演落幕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宁可他真的是背弃了誓言,另娶他人,也不想他死。”杨木雅蓦地启唇,眼神里,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。

    “至少他活着,我能恨他一辈子,等着看他凄惨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杨女士……”夏长悦晶莹的双眸一闪,有些分不清,杨木雅是在说舞台剧,还是那个她正在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个人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不会自暴自弃。”杨木雅对上她担心的目光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卫擎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死了,为什么不将女儿还给她?

    她要打起精神,继续找她的女儿……

    “你能想开就好,我爸爸小时候经常带我来剧院看演出,他总是说,人生很多事情容易当局者迷,有时候看看别人的故事,也得看懂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回忆起童年跟父母在一起的幸福时光,想到现在的家破人亡,心口微微一痛。

    “你很爱你爸爸?”杨木雅跟着她往外走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,在我的印象里,爸爸就像神祗一样,什么都会,他也很喜欢舞台剧,只要一有时间,就带我来剧院,我家以前有自己的商场,可爸爸从来不会强迫我继承家业,反而鼓励我追求自己的梦想,他是这个世界上,最爱我的人!”

    提起夏华,夏长悦弯弯的眉眼,都变得明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