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用一条干净的毛巾,沾湿了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她离杨木雅很近,手上的毛巾一擦,才发现杨木雅脸上没有化妆,皮肤居然好得几乎看不见皱纹。

    她喝多了,脸色有些绯红。

    眼角还有没有干的眼泪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坐在她身边,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一个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杨木雅真的很漂亮。

    四十多岁,她还能有这样的风姿,不难想象,她年轻的时候,有多风采迷人。

    加上她在商场的名气,这样的杨木雅,应该是万千男人追逐的对象,可如今,却因为一个抛弃她的男人,落得孤独终老的下场,不免让夏长悦心里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如果那个人还活着,看见她如今伤心难过的样子,会不会有一丝后悔和愧疚?

    夏长悦拿着毛巾的手一紧,突然想起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第一次感觉到被命运操控,身不由己的恐惧感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不一样,他不会放开我的手,我也不会放开他。”夏长悦看着沉睡中的杨木雅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明知道杨木雅听不见,她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简单的替杨木雅擦过手脚,才替她换了睡衣,将人扶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杨木雅喝了太多酒,半夜还起来吐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半点不耐烦,细心的照顾她,直到天际都开始泛白,才勉强能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这一睡,就睡沉了。

    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……”夏长悦紧张的转过身,发现睡在她身边的杨木雅不见了,连忙翻身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就准备出去找人。

    刚跑到客厅,就闻到了饭香味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放轻了脚步,朝着厨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就看见正在厨房里做菜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一边熬着粥,一边还在切着菜,动作娴熟的不像是第一次下厨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昨天晚上为了照顾我,是不是累坏了?去洗把脸,准备吃饭吧。”杨木雅扭头看向站在门边的夏长悦,伸手关了火,就将熬好的粥端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到厨房,很快就炒好了几个菜,一一端到客厅。

    夏长悦原本还想帮忙,可等她洗完脸出来,杨木雅已经将餐桌都布置好了,就坐在前面,等着她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宿醉不会头疼吗?”夏长悦坐到她面前,看着杨木雅还有些难看的脸色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哪有人昨天还要死要活的去买醉,一眨眼的功夫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拿着筷子的手,蓦地一顿,旋即勾起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希望看见我自暴自弃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担心不会发泄的情绪,会憋出问题。”夏长悦着急的解释,反应过来杨木雅居然在调侃她,俏脸微窘。

    杨木雅都能调侃她了,看来是真的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睡了一天,该饿坏了吧,多吃一点。”杨木雅平静的吃着饭,保持着优雅的姿态,只是看向夏长悦的目光,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等夏长悦吃饱,才放下筷子,“丫头,一会儿陪我去剧院看出舞台剧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