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吧台的服务员听见夏长悦的描述,顿时将她打发到一边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转身就朝着吧台两边的雅座走过去。

    左边找了一圈,没有找到,又朝着右边找。

    杨木雅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音乐的声音很吵,说明她肯定不在包间,就在这舞池附近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整个大堂都找了一圈,终于在一个靠近音响的地方,找到了烂醉如泥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的面前,摆满了喝空的啤酒瓶,整个人趴在桌子上,正难受的打着酒嗝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,你没事吧?”夏长悦上前将她扶起来,替她顺着背。

    刚替她缓过气,就见她又捂着嘴,想要吐,连忙将桌子底下的垃圾桶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个人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杨木雅扶出酒吧。

    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酒店,干脆就带着她,回了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欠我的还没有还,你怎么可以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是死了,我也不会原谅你……你对我们感情的背叛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我的女儿,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醉狠了,刚躺到沙发上,就开始说醉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听得断断续续,却隐约听懂了她心情不好到酒吧买醉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要找的那个人,死了?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在夏长悦的脑海里掠过,她的心口就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闪现出杨木雅在她面前崩溃绝望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等到杨作死了,没有人可以阻止她找回自己的女儿,可如今她要找的人死了,那她的女儿呢?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恐怕心心念念的想要找到的人,除了自己的女儿,还有那个让她放不下的男人吧?

    可如今,女儿还没有找到,却得知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消息。

    难怪她会承受不住,到酒吧买醉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轻易的背弃一段感情?”杨木雅突然从沙发上坐起身,伸手就抓住夏长悦的手臂,质问道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觉得他配不上我,就算全世界反对,我都没有想过要分开,他为什么不要我了……”杨木雅紧紧的抓着夏长悦,看着她晶莹的双眼,蓦地伸手摸上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傻傻的笑了,呢喃。

    “真像,这双眼睛真像我年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杨女士,你喝醉了,我去给你熬一碗解酒汤。”夏长悦刚要站起来,杨木雅却抓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卫擎斯你不准走!我那么爱你,你凭什么不要我,凭什么偷走我的女儿……你把她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激动的摇着夏长悦的肩膀,摇的夏长悦头晕脑胀。

    想要推开她,可喝醉的杨木雅,力气大的吓人。

    就在夏长悦以为自己的手臂要被她捏断的时候,杨木雅突然安静了下来,整个人往后一倒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安静了。”夏长悦吐了一口气,心有余悸的按着发痛的手臂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进浴室打了一盆水,才重新走回客厅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