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只是一秒钟,就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的这个人,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杨木雅一眼,看见她举手投足间,透着良好的教养,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不出是什么牌子,可料子却是一看就能看出来是定制的服装,眼睛里顿时有了提防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这个人?他现在在哪里?”杨木雅一见中年男人的反应,眼睛瞬间变得明亮,满怀希冀的看着他,情绪激动的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见是见过,不过是很多年之前了……而且,他已经死了。”中年男人眼眸一闪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杨木雅身体一僵,错愕的抬起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,想也不想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他好好的怎么会死?他还没有把欠我的东西还给我,他怎么能死?!”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会死……

    他还没有等她来找到他,问清楚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有将她的女儿还给她,怎么就死了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脸色一白,整个人晃了晃,差点撑不住倒下去。

    双手握成拳,蓦地红了眼。

    满腔的恨意,都变得了无处发泄的郁结,一瞬间堵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要是不信我,我也没有办法,你要跟他讨债,就到阎王府去,别来我这里讨晦气,我跟这个人不熟,可不会替他还债。”

    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说完,转身就进了别墅,让人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想了想,不放心,连忙上了二楼,从阳台往外看。

    杨木雅就站在别墅的大门外,眼神呆滞,半响都没有反应,像是受了什么打击。

    她没有哭,可是眼神却透着死寂,一种绝望到极致的死寂,比哭出来还渗人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外面有什么好看的?快点过来陪我看新款的包包,我觉得这个玫红色的手提包特别的适合我,我要是拎出去,肯定能给你长脸!”

    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朝着阳台走来,手还拨弄着自己刚做好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看包,讨债的都找上门了!”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回头训斥,看着迟迟不走的杨木雅,整个人变得焦躁。

    “什么讨债的?老爷你在外面欠债了?”女人走上前,伸手就缠上了中年男人的脖子,往他的脸上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心思跟你开玩笑,你看见外面那个女人没?”中年男人缠在他身上的女人,指着站在外面的杨木雅,狠狠的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个有钱人,她刚才居然拿着夏华的画像,来我这里找人,万一让她知道夏华没有死,要帮着夏华回来跟我抢家产怎么办?这里的产业,当初可都是夏家的!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过虑了,那夏华现在可是个植物人,不死不活的躺在那里,就算有人想要帮他,他也起不来跟你争夺家产呀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他还有个女儿,夏长悦才是夏家产业的顺位继承人。”中年男人眼底掠过一抹暗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