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之前也是担心儿子孤单终老,再说了,没准就是上次的事情刺激了音儿,他才开窍,想给自己找了个媳妇!”

    易夫人努力的替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不等易总开口,就连忙从他身边绕过去,提步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“莫茹!”易总回过神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他追到楼上,易夫人已经麻利的伸手敲了易海音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音儿,太阳都晒p股了,你还睡觉,快起来,妈有要紧事跟你说,顶要紧的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楼梯口的易总,儒雅的身影,直接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看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妻子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还是提步上前,跟她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个人排排站,就像站岗的士兵,一瞬不转的盯着眼前的房门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都没有听见里面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易夫人一回神,又抬手重重的敲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告诉你,你别想给我装睡蒙混过关,我今天要是见不到我儿媳妇,我非剥了你的皮……不对,剥了你爸的皮!”

    易总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“养不教父之过,你要是不听话,你爸就得替你倒霉,你听见没有?!”易夫人连哄骗带恐吓的说了半天,回应他们的,还是只有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不在房间?”易夫人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下一秒,风风火火的朝着楼下走,“管家,你居然帮着那个臭小子骗我,他是不是一大早就溜出去找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管家一脸冤枉的看着易夫人。

    这一大清早的,他真的没有看见大少爷下楼。

    “音儿不回房间睡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昨天没准就留在书房了。”易总在身后,淡漠的提醒。

    易海音经常一个人待在书房里,一待就是一天,易家上下,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对,他肯定是躲我躲到书房去了!”易夫人眼睛一亮,转身就朝着书房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书房门口,就看见老侍者正恭敬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的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,在专注的研究着。

    “易总,易夫人。”老侍者乍一见来书房的两个人,微微一怔,旋即,就想将手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可眼尖的易夫人已经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手上怎么会有玫瑰花?”易夫人走上前,从老侍者的手里拿过那支花,才发现不是真花,而是红纸折的玫瑰。

    手工很精致,不仔细看,会以为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易夫人怔了怔,看向老侍者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这是少爷折的,说是要送给颜灵小姐。”老侍者见花被发现了,只能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音儿是傻了吗,这假花再真,哪有真花好看,想要送人,怎么不干脆到园子里剪几支开好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问过少爷,可少爷说,礼物不重要,心意很重要。”老侍者将易海音的原话转达,话落,就见易夫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温婉的脸庞上,闪过一丝意外的光色。

    扭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丈夫,激动的抓住了他的手臂,“易韦,你听见了吗?音儿都会做这些事情,讨女孩子欢心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