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眸光微闪,仿佛回忆起自己的小时候。

    她很小的时候,夏家还不算很有钱,那个时候,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阳光街一幢很普通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叠纸飞机。

    因为爸爸告诉她,对着纸飞机许愿,然后飞出去,纸飞机就能带着她的愿望,飞上天……

    那个时候年纪小,不知道爸爸是在哄她,辛苦叠了一个纸飞机,结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纸飞机一头栽到地上,以为天使拒绝了她的愿望,伤心的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“你家住在这里?”杨木雅身体一怔,蓦地伸出手,用力的抓住夏长悦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卫擎斯的人?他很高,长得很俊朗,看起来温润如君子,喜欢歌剧和舞台剧……对了,他最喜欢的,就是你上次写给我的那几出舞台剧!”

    “杨女士,你怎么了?”夏长悦被她抓得生疼,手臂都要麻木了,有些错愕的看着仪态全无,变得有些疯狂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什么卫擎斯,我家住在阳光街的时候,我才几岁,记得的东西很少了,根本不知道你说的人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巴掌大的小脸,蓦地一白,忍着痛,先回答了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杨木雅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一下就蔫了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……真的不认识吗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双眼泛红,手一松,手臂无力的垂到身侧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夏长悦看见她深受打击的样子,顾不上发痛的手臂,连忙伸手扶了她一把,将她扶到一旁饮品店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见老板朝着她看过来,连忙尴尬的点了一杯热奶茶。

    将热奶茶塞进杨木雅的手里,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,先照顾好自己,你才能找到你要找的人呀。”夏长悦心疼的看着双眼布满红缟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想起她刚才的反应,突然就明白过来,那个卫擎斯,应该就是杨木雅一直在找的人。

    是那个男人,带走了她的女儿吗?

    那个男人,曾经也住在这里?

    夏长悦见她脸色渐渐好转,才扭头看向已经被拆迁的差不多的老街区,仔细的想了想,实在想不起来,这里有一个叫卫擎斯的人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……”夏长悦刚回过神,就见杨木雅将手上的奶茶放下来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,透着寂寥和悲凉,一步步的走在周围全是拆迁的老街道上,仿佛随时会倒下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脏猛地抽紧,付了钱,才抱起奶茶,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她走到车前,坐进车里,开着车,从她的眼前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从她眼前开过的时候,杨木雅从容优雅的形象,仿佛又在她面前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对街,看着她的车子越来越远,脑海里,蓦地闪过一道白光,想起什么,突然朝着杨木雅的车子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,你等一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