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先在花店买了她妈妈生前最爱的花,才一个人去了墓园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,还记得我们以前每次一起走出去,大家都会说我们像一对姐妹花,根本不像母女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蹲在墓碑前,擦拭着墓碑上的黑白照,嘴角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这次去s市,认识了一个人,她跟你一样,明明做了妈妈,可看起来却好年轻,我都不好意思喊她姨,她叫杨木雅,这次严承池在严家遇到危险,就是她帮了我们,不过听说她很年轻的时候,就丢了自己的孩子,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挺可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前不久,还碰见了幼儿园教我的文老师,她居然还记得我小时候的糗事,而且还说给严承池听,我不爱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跟严承池又在一起了,可他大伯不同意,觉得我会害了他,他现在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着说着,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,靠到了墓碑上。

    一个人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失去父母,才会意识到,父母的怀抱有多温暖。

    夏长悦在墓前呆了很久,才从墓园离开。

    刚准备去医院,想起什么,临时改了主意,“师傅,去阳光街。”

    阳光街。

    一辆限量版的豪车,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杨木雅拿着刚查到的资料,伸手推开车门,就迈出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,这里就是我们查到地址,只是这一片很多年前就拆迁了,不知道你找的卫先生,还在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身边的私家侦探,寸步不离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用跟着我,我到前面去看看。”杨木雅看着眼前几乎已经全部被夷为平地,准备重新搭建的工地,抓着资料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一个人提步朝着老街道走。

    距离拆迁的地方不远,倒是有一些住户,但是看起来,也打算搬走了。

    看见有陌生人来,连搭理都懒得搭理,都在忙着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杨木雅看着已经面目全面,根本辨认不出来原来样子的街道,原本仅存的一点希望,彻底破灭了。

    刚准备转身离开,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杨木雅看着正在距离她不到一百米位置,看着拆迁工地的夏长悦,将手上的资料塞进包里,提步就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杨木雅一手拍向出神的夏长悦,看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,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,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夏长悦一回神,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杨木雅,小嘴微张,眼里全是吃惊。

    g市说大不大,说小也绝对不小,她们居然能三番几次撞见。

    “过来找老朋友,只不过不巧,他已经不在了。”杨木雅樱唇微启,淡漠的开口。

    面容恢复平静,整个人又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呢,你来一个拆迁的工地干什么?”杨木雅眯了眯双眼,狐疑的看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刚去墓园看我妈妈,顺路经过这里,就进来看看,我家很久之前住在这里,有我童年的记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