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捏着她下巴的手一重,浑身都透着怒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刻意回避的问题,就这么被他挑明,整个人都有些愣怔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往他的怀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不等他发怒,就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信他还走?她当他是三岁的孩子这么好骗吗?

    “我真的信你,就是因为相信你,我知道不管我在不在,你都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离开只是为了给你足够的时间和空间,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成为他的包袱和顾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的离开,不是不信任。

    而是全身心的信任。

    她想要让他无所顾忌的去施展手脚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在我身边,我根本静不下心。”严承池抱着她的手臂,蓦地收紧,将她用力的按在怀里,像是要揉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薄唇轻吻着她的发顶,磁性的嗓音,透着撩拨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如果你不在我身边,万一叶明莎又对我使阴招,我去找谁解毒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在他眼里,就只有这种作用?

    夏长悦刚要推开他,严承池已经先一步将她扑倒在沙发上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刚才让我看了你不穿衣服的样子,现在就要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为什么吃亏的人是她,却是他在喊负责?

    夏长悦还没有想明白,就被严承池拆吃入腹,不堪他的索取,很快就开始求饶,最后晕在他怀里之前,恍惚听见,他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没有人有资格成为我的新娘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累了一整天,又被折腾了一晚上,一沾到床上,立时就钻到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抱着被子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拉紧的窗帘,密不透风,也透不进一丝阳光。

    已经日上三竿,卧室里,依旧很昏暗。

    严承池健硕的身躯靠在床头,身上没有穿衣服,光洁的蜜色胸膛,在微光中,透着迷人的色泽。

    他单手支着头,如墨的黑眸,牢牢盯着在他身边睡沉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她胸前,他故意留下来的吻痕,眸眼变得深谙。

    喉结上下滚动着,眼底重新凝聚着掠过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听见手机铃声响起,他眉心微蹙,毫不犹豫的按了静音,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才拿着手机出了卧室,走到阳台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收到消息,董事长醒了,说是要见你。”金特助着急的话,从手机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严承池眸光一闪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查到严盛到底是真病危还是假病危,人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今天早上刚恢复的意识,听说能开口说话的时候,董事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见你,池少,你赶紧回来吧!”

    金特助隐瞒了一早上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就怕被人发现,严承池根本不在s市,而是丢下财团,义无反顾的追着夏长悦,回了g市。

    “帮我订两张机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