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时空仿佛一瞬间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黝黑的子瞳一眯,一瞬不转的盯着眼前不着寸缕的夏长悦,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。

    刚要上前,就见呆滞的夏长悦回过神,尖叫了一声,捂住胸口就往房间里跑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卧室的门被猛地关上,响声震耳!

    严承池烦躁的心情,在看见她的那一刻,奇迹般的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嘴角噙着邪肆的笑容,提步朝着卧室走过去,高大的身躯斜椅在门框上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开门,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?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语气里,透着戏谑。

    “不许再说了!”卧室里,传出夏长悦气鼓鼓的低咒的声,还有翻箱倒柜找衣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穿了,穿了一会儿还得脱,麻烦。”严承池眉峰一挑,很有先见之明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走!严承池,我不想看见你!”夏长悦恼羞成怒,嚯的拉开房门,就朝着斜椅在门边的男人吼道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上,只来得及套了一件宽大的外套。

    鼓着腮帮子,瞪着眼前在嘲笑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,我听见你的心在说你想我,所以我就找过来了,夏长悦,你根本离不开我。”严承池嘴角一勾,带着调侃的启唇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的话音刚落下,夏长悦身体一僵,眼眶突然就红了。

    瞪大了晶莹的双眼,委屈的看着他,就像被猜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“笨蛋,既然离不开我,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走?”严承池微怔,旋即,反应过来,蓦地伸出手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明明质问的话,偏偏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语气不自觉变得宠溺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离不开你?离不开你的人是叶明莎,明知道不是她的男人,还非要抢……最可恨的人是你,为什么要长这么帅,要是你丑一点,叶明莎肯定就不会像苍蝇一样,非要黏着你不放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憋屈,又不想阻止严承池的任何计划,只能语无伦次的抱怨着。

    最后,像是发现什么重要的问题,嚯的抬起头看向严承池如雕如琢的俊美脸庞。

    大眼睛眨巴眨巴,“严承池,你说我要是把你的脸划花了,叶明莎会不会就不愿意嫁给你了?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想着为了他去对付叶明莎,就想着来毁他的容?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沦落到只有一张脸能见人了?

    “我自信没有了这张脸,叶明莎还是非我不嫁。”严承池挑高眉峰,自信的启唇。

    瞥见夏长悦一瞬间黯然的双眼,才意识到他刚才说了什么,将怀里的人儿打横一抱,提步朝着沙发走过去,将她放下来。

    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想要逃避的夏长悦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一个人回来?你在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夏长悦有些意外的瞪大眼睛,很快就否认了,“我没有故意在躲着你,我回来只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听见我吩咐庄园在准备婚礼,以为我打算娶叶明莎,一气之下,一句话都不问,丢下我就走了?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