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一个人回了g市,拖着行李箱就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先看过了还在接受治疗的夏华,在医院里,陪着爸爸,一直到天黑,才拖着箱子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看着灯火辉煌,霓虹闪烁的街道,半响,只是静静的站着路边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是不是要打车?”身边开过一辆又一辆的计程车,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都停下车问道。

    见夏长悦摇头,才开着车子走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站了很久,回过神,就拖着箱子,往公寓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打算在s市久留,所以原来的公寓并没有退掉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想太早回去,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,怕自己会忍不住,想起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想起他正在筹备一场盛大的婚礼,新娘却不是她……

    心脏像是突然被人掐住,光是想起那个名字,都让她难受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夏长悦抓着推拉杆的手一紧,用力的甩了甩头,不让自己胡思乱想,在路上走了累,才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,回了公寓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没有人住的公寓,充斥着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地上和桌子上,都覆盖了一层薄灰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行李箱放下,像是打水将所有的桌子都擦了一遍,然后拖地……

    像是不知道累,不停的收拾着房子,直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干净,才累得坐在地上,看着在她手里变得亮堂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低头瞥见自己黑漆漆的手,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如果严承池现在在她身边,一定会骂她,他总是这样,只要她吃一点苦受一点伤,他都会怪到自己身上,觉得是他没有照顾好她……

    他还为了她,酗酒、飙车、精神抑郁……

    她信他不爱叶明莎,也一定不会碰叶明莎,可她连留在他身边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眼眶一红,咬着唇,没有让自己再想下去,从行李箱里拿了一套睡衣,就朝着浴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冲了个热水澡,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夏长悦吓了一跳,手里的睡衣,一下就掉到了湿漉漉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一下就湿透了。

    没有衣服,她穿什么出去?

    “叮咚!叮咚!叮咚……”不间断的门铃,就像催魂一样,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夏长悦咬牙,拿了一条浴巾,先裹住身子,就往门边走。

    正打算从猫眼看一下门外的人是谁,在回房间穿衣服,就听见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数三声,要是再不开门,我就踹门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是严承池!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眸瞬间瞪大,还没等她想明白,严承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,就听见了宛如死亡的倒计时,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二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哪里还记得自己身上只裹了一条薄薄的浴巾,听见他数到一,就着急的伸手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居然敢丢下我就走,我掐死……”严承池的话还没有吼完,就见眼前的夏长悦被他吓得双手一抖。

    身上的浴巾,蓦地掉到了地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