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当初留在严氏集团,是为了调查神秘人的事情,可现在毫无头绪,反倒是因为她的存在,成了严承池的掣肘。

    “灵儿,剧组几点飞机?我跟你们一起回去。”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只发了一条短信给秘书部的部长请假,就拦了一辆计程车,赶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-

    g市国内机场。

    亮如白昼的出机口,一早就挤满了来接机的粉丝。

    手上都高举着各自偶像的灯牌,在焦急的等待。

    而现场的粉丝里,有超过九成的粉丝,都是来接易海音的,手上全是为易海音准备礼物,就快将接机大厅给挤爆了!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怎么突然决定跟剧组一起回来,那池少怎么办?”颜灵无视了一旁想要抱她的易海音,担心的看着一直在晃神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,对他更好。”夏长悦下意识的应了一句,对上颜灵错愕的目光,连忙解释,“我们没事,只是医院说我爸爸要醒了,我想回来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夏叔叔要醒了?是真的吗!那太好了,我也要去……啊!”颜灵的话,还来不及说完,腰际已经缠上一只强健的手臂,将她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刚发飙,就对上易海音俊美的脸庞,神情幽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有十分钟没有正眼看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“外面都是来接你们的粉丝,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出去了。”夏长悦一回神,就看见大厅的人山人海,忙不迭朝着颜灵挥了挥,就拎着自己的行李,从另外一个出口,离开了机场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等等我……”颜灵刚要跟上去,手却被易海音紧紧的抓着,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是我的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清冷的语气,却说着极其霸道的宣言。

    固执的不让她从他身边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哪只手签过卖身契的?她要将自己的手剁了!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不能这么霸道……”颜灵刚要替自己争取一点主权,就见易海音神色一变,琉璃般剔透的黑眸,落寞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不爱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刚在记者面前说过,我是你最爱的男人。”易海音的神色,更加的幽怨了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昨天说的是除了我爸爸之外,最爱的男人!”颜灵想也不想的反驳。

    她最爱的男人,还是爸爸!

    “你爸爸现在不在,所以你最爱的人就是我。”易海音眸光一闪,指骨分明的手,满意的捏住她的下巴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可以这样算?

    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易海音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,全被他清冷的表象给欺骗了。

    大尾巴狼!

    易海音没有给她抗议的机会,牵着她,就大大方方的朝着机场外走,刚走到前面,立时看见无数的闪光灯,齐刷刷的亮起。

    比来接机更快的,是闻讯赶来,堵在机场外的记者。

    “易少爷,请问你怎么会突然想要当一个演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