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严承池狠狠瞪向叶明莎。

    ‘未婚妻’这三个字,是夏长悦最介意的事情,哪怕他从来没承认过,可叶明莎动不动就将这几个字挂在嘴边,像是在故意刺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,你凭什么不让我说?我们的婚事,是双方家长同意,对外公布过的,你们有什么?你们连严伯伯的祝福都没有,只要我在一天,夏长悦就永远都是见不得人的小三,人人唾弃的贱人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叶明莎的话落,一个狠厉的巴掌就落到了她的脸上,直接将她的脸都打偏了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打我?”叶明莎伸手捂着脸,看着抢在严承池出手前,就甩了她一个耳光的夏长悦,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相信,夏长悦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女人,居然敢动手打她!

    “叶小姐要是不知道怎么说话,我不介意教你,但是张嘴闭嘴就将小三、贱人这样的词汇挂在嘴边,看来你很熟悉,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情,是不是也做的很得心应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就算是挂着严承池未婚妻这个名号一辈子,也阻止不了我们相爱,比起我被人唾弃,你机关算尽不择手段还落得一场空,岂不是更可怜?”

    夏长悦抬头挺胸的走到前面,眯起双眼,冷冷的反讥。

    她以为见识过江明娜和宋心菲,她也算见过世面了,可叶明莎实在是刷新了“不要脸”这三个字的下限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一天,就绝不会让你们在一起!”叶明莎捂着被打的脸,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严伯伯也绝对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!池,你睁大眼睛看看,严伯伯还在动手术,你就跟害他病发的贱人在一起,你对得起他吗?要是严伯伯有个不测,你们就算在一起,也要遭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严承池黑眸一沉,忍无可忍的掐住了叶明莎的脖子,五指一收拢,手背青筋泛起,几乎要瞬间掐死叶明莎。

    叶明莎目赤欲裂,看着眼神冷戾布满杀意的严承池,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惊恐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说的没有错,大少爷,老爷还在抢救,我想他要是现在醒着,最痛恨的人是谁,想必你也是知道的,大少爷要为了一个害了老爷的女人,而杀了老爷认定的儿媳妇吗?”

    管家看着命悬一线的叶明莎,忙不迭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为了叶明莎背上杀人的罪名,太不值得了!”夏长悦伸手抓住他的手臂,开口劝道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说什么,只要能坚定的相信彼此,就一定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严承池嚯的扭头看她,黑眸如墨。

    半响,像是读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,手指蓦地一松,看着叶明莎如秋风中的落叶,跌落在地,冷冷的启唇,“再让我听见你胡说八道,我不会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严承池搂着夏长悦,越过其他人,将她送到电梯前。

    让她先离开,才重新走回手术室前,等着还在抢救的严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