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易海音懒得应付他们,将颜灵一个公主抱,就让保镖开路,抱着她,朝着停在路边的豪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车门前,冷冷的抬眸,扫过在场的记者,薄唇微启,“以后,我不想再看见任何有关我女朋友不实的报道,否则,我不会轻易放过他!”

    易海音一句话落下,抱着呆滞的颜灵,就坐进车里,扬长而去!

    车子开出一段距离,颜灵都是痴痴呆呆的样子。

    靠在易海音的怀里,一声不吭,只是专注的看着他,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生气了?”易海音摸着她的脸,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没有经过她的允许,就擅自公布了他们交往的消息,她生气了?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的病……是不是好了?”颜灵结巴的开口,一连几次听见易海音流畅的开口说话,漂亮的子瞳里,布满震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一愣,眼底掠过一丝错愕。

    似乎也是刚刚才意识到,他说话,变得正常了。

    旋即,又抬头看向她,双手捧着她的脸,又问了一遍,“灵儿生气了?”

    他紧蹙的眉头,透着偏执,仿佛只有跟她有关的事情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,我只是担心你,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布了我们交往的事情,还有你的身份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高兴。”易海音蓦地打断了她的话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,低喃,“灵儿,我很高兴,你终于是我的了,全世界都知道,你是我一个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去公司开会,我应该一直陪着你,早一点到你身边保护你。”易海音低头,像个骑士一样,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,我的灵儿……”不爱笑的易海音,此刻嘴角噙着魅惑到惊心动魄的笑容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灯光,在他面前,仿佛都失去了颜色。

    等他顺利吃了她,就带她回易家,准备婚礼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被折腾了一晚上,浑身无力的躺在被窝里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恍惚间,感觉到严承池从她身边离开。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,站在床边,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,才提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没事吧?”金特助一看见走出公寓的严承池,连忙迎上前,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见他神清气爽,精神百倍的样子,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“庄园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严承池接过金特助手里的外套穿到身上,扭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已经发现被打晕在房间里的叶明莎,将她送到医院检查,刚回去,这个时候,恐怕正在气头上,池少,要不然我们先留在夏小姐这里避避风头吧?”

    金特助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一沉。

    越过他,提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避风头……该避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到车子里,想起什么,扭头看向夏长悦住的公寓,薄唇微启,“派几个信得过的人,二十四小时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会亲自去挑选人。”金特助话落,才发动车子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