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明莎看着眼前面容冷峻的男人,怎么也不敢相信,他喝了那碗汤,却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被下了药,你这样的女人送到我嘴边,我也吃不下!”严承池眯了眯邪眸,像是隐忍到极致,在叶明莎看出异常之前,就伸手将她打晕了。

    将叶明莎丢到一边,他才扶着沙发,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冷峻的面容,渐渐的变得红晕,整个人都透着不寻常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严承池低咒了一声,见时间差不多了,才抓起车钥匙,往阳台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严盛太了解他的自制力,知道一般的药困不住他,下的是最猛的药。

    恐怕光是这样,严盛还不会放心,刚才他要是察觉到异常,急着往外跑,恐怕一出这个房间,就会被人发现……

    严盛只要将他困住一段时间,等药效彻底发作,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等,先陪着叶明莎演戏,放松所有人的警惕,等了这么久,恐怕就连严盛都料不到,他能忍这么久,现在是离开最好的时机!

    严承池没有从门口出去,而是走到阳台,确定外面没有人,一跃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避开了巡逻的保镖,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庄园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”门铃像叫魂一样疯狂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躺到床上,就被吓得从被窝里爬了起来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刚给颜灵打电话确认过了,易海音根本不放人,颜灵今天不会回来,这个时间,谁会来找她?

    该不会是贼在试探家里有没有人吧?

    夏长悦想到最近电视里,经常出现的独居女性被打劫的新闻,晶莹的双眸眯了眯,从床上爬了起来,走到阳台,找了一根断了丢在外面的椅子腿,握在手里,才往门边走。

    无视那催魂的门铃声,打开猫眼,往外面看了看。

    发现外面黑漆漆一片,连楼道的灯都没有亮,更加笃定了有鬼,握着木g的手紧了紧,扯开嗓子就喊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老公,快开门!”严承池低吼了一声,高大的身躯,就靠在门板上,飞扬的黑色短发,正好挡住了猫眼。

    药效已经彻底发作,他妖冶的子瞳透着诡谲的红,如同淬过血的黑曜石。

    满脑子只剩下夏长悦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是你老爸呢!给老娘滚,你个死骗子!”夏长悦一听见门外的声音,想也不想的吼了回去。

    话落,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声音,怎么有点熟悉?

    这年头的骗子,连变声器都用上了?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,又重新往猫眼里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正好看见严承池被她吼得一愣,伟岸的身躯走到门前,抬脚正准备踹门。

    “别踹!”夏长悦大吼了一声,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门把,迅速的开了门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房门打开,正全力一脚朝着房门踹过来的男人,一脚踩空,直接在地上划开了一个“一”字,摔了个四脚朝天!

    严承池倒在地上,痛得英俊的面容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,“夏长悦,你过来,我保证不掐死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