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……”叶明莎看着倒在沙发上的严承池,眼睛一亮!

    想要上前,又害怕药效没有发作,严承池还能认出她,试探性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精美的丹凤眼,牢牢的盯在眼前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看见严承池只是靠在沙发上,伸手按着自己的额头,侧脸透着不同寻常的红晕,心底瞬间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是药效在发作!

    只要再等一会儿,就算她不上前,严承池看见她,都会扑上来!

    叶明莎整个人都站在原地,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,等了好一会儿,看见严承池只是坐着一动不动,有些不安的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池,你的脸很红,你没事吧?”叶明莎终于沉不住气,提步走上前,伸手就准备去抱严承池。

    手刚碰到他的肩膀,严承池就回头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池……”叶明莎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几步,想到严盛和管家这个时候肯定守在门外,给她当靠山,她又壮着胆子上前。

    “池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你如果难受,我可以帮你。”叶明莎伸出柔荑,按到严承池的胸口上,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勾引他。

    别说他现在中了药,就是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的挑逗,都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叶明莎嘴角的笑容,透着势在必得的笃定,整个人都朝着根本拒绝不了她的严承池靠过去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“老爷,看样子,成了。”管家听着房间里的动静,松了一口气,“时间不早了,大少爷这一折腾,恐怕不到明天早上是停不下来的,我先送你回房间休息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盛听着房间传出来的声音,确定药效已经发作,才让管家扶着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影刚消失在楼梯口,房间里,蓦地传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刚才还任由叶明莎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严承池,蓦地扣住了她的手腕,一个过肩摔,将她丢到了地上!

    嫌恶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衬衫,将叶明莎解开的纽扣重新扣上。

    “池,你刚才明明已经……你是装的……”叶明莎被摔得浑身骨头都要碎了,错愕的看着神志清醒的严承池,忽然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她刚扭头准备喊人,下颚就被严承池掐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做人要安分,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敢算计我,你有几条命?”

    严承池手一用力,叶明莎就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卸掉了,哪里还顾得上成为严承池的女人,只希望不要成为他手里的亡魂。

    眼泪汹涌的往外流,瞪大了眼睛,拼命的从牙缝里挤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池,你不能杀我……严伯伯他们一定会发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叫呀?就算你现在叫的再大声,他们都只会以为,你在,你说,谁会过来救你?”严承池伸手拍了拍她的脸,冷笑。

    闻言,叶明莎浑身的j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刚才故意装作药效发作了,就是为了迷惑严盛?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明明看着你把那碗汤喝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