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出去了一整天,知道回来了?”严盛伸手扶住轮椅的扶手,想要站起身。

    一旁的管家刚要上前,严承池就先一步出手,扶了严盛一把,将他扶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大伯的身体,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?”严承池话落,见严盛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扭头看向管家,见管家摇头,才重新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伯没有别的吩咐,那我就先回自己的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有我死了,你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?”严盛蓦地伸手拍在沙发上,因为动怒,一下就猛咳起来。

    胀红了脸,怒视着桀骜不驯的严承池,“你跟那个女人出去了一天一夜,我还没有骂你,你倒先给我摆脸色了,是不是这个家,已经是你当家做主了?”

    “大伯是一家之主,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,我怎么敢给大伯摆脸色。”严承池缓缓的转过身,冷漠的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严盛对上他的眼睛,咬了咬牙,“你不就是气我将那些资料拿给夏长悦看,可你有没有想过,当年你差点就死了,你为了不让她内疚,可以隐瞒,可我不允许这样一个会伤害你的女人,留在你身边!”

    “四年前的事情,她什么都不知道,是我自己想不开,跟她有什么关系?你跟她说那些,不就是为了将她从我的身边逼走?”严承池沉声低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命既然是大伯四年前捡回来的,你就应该很清楚,让我放弃她,才是真的要了我的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子瞳一紧,刚毅的脸庞,轮廓绷得很紧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气氛,瞬间就变得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良久,都没有再开口说话,只是沉默的对峙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严盛咳了几声,管家连忙着急的上前替他顺气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你就不要再顶撞老爷了,你明知道,老爷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你,你肯为了夏小姐豁出命去,老爷就能为你豁出命,你昨天出门到现在,老爷就一直在担心你,连觉都睡不好,好不容易你回来了,两个人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见管家的话,严承池眸光一暗,手心无声的握紧。

    严盛的对他的关心,就犹如一个父亲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现在低头,要失去的,就是夏长悦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难得回来陪我吃顿饭,非要先把我气饱是不是?”严盛咳嗽声停下来,态度也变得松软。

    让管家扶着他,就朝着餐厅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愣在原地的严承池,挑眉,“怎么,我不就骂了你两句,你连陪我吃顿饭都不肯了?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将外套丢到沙发上,提步就走到严盛身边,亲自扶着他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“池,这是你最爱吃的清蒸鱼,我特地让厨房剔了鱼骨,你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道东坡肉,做的很入味,你一定会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严伯伯说你最近太累了,怕你休息不好,让厨房炖了安神汤……”

    叶明莎换好衣服下楼,坐到餐桌上,就开始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严承池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