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文老师顿了顿,像是回忆起什么,唏嘘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我还记得当年你刚送到我们幼儿园的时候,就是一个小不点,比同龄人都小上一圈,我当时还以为你只有三岁,可是你妈妈说了已经四岁了,我当时还诧异了好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,后来发现你虽然个子比同龄人小,但是很机灵,也就放心将你收下来了。”文老师兀自说着,感慨的看着如今漂亮灵动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家出事之前,夏长悦倒是来看过她,但是夏家出事之后,她足足有四年没有见过夏长悦了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还担心,你家里出了事,你会照顾不好自己,现在看你都有未婚夫了,老师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夏长悦感激的看着曾经对她格外照顾的恩师。

    比起夏长悦的感动,严承池倒是很执着于她小时候的糗事,一直在追问,有关她在幼儿园里干过的丢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悦悦那时候个子小,刚入园的时候,是全班个子最小的,可她偏偏不服气,说自己已经四岁了,要当姐姐,谁要是喊她小妹妹,她就跟谁急,就连班上个子最大的男生都不敢惹她……”

    文老师回忆起曾经,也不禁笑出声。

    严承池没有想到,她还有这么小霸王的时候,伸手将她抱进怀里,下巴抵在她的肩上,低喃,“夏姐姐,在床上,你可以随便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夏长悦小脸胀红,想要骂他流氓,可看着眼前的恩师,又只能忍住,憋得脖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从来都不知道,他这么能在老师面前卖乖。

    居然哄得自己幼儿园的班主任,将自己的糗事,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。

    听到最后,夏长悦已经没有勇气在留在老师的办公室里,找了个借口,就往外走,打算到外面透透气。

    看见正在室外玩游戏的小朋友,刚要上前,就瞥见幼儿园前,有一抹熟悉的身影,正打算路过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!”夏长悦本能的喊出声,见门口的人真的停下来脚步,连忙小跑着上前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,我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夏长悦看着眼前像是迷路了的杨木雅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是你?”杨木雅看见出现在她面前的人,居然是夏长悦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怔了怔,才开口,“我在这附近跑步,记不清来时的路,正打算慢慢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在哪里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夏长悦说完,才想起还在幼儿园里的严承池,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,才送杨木雅离开。

    许是难得在陌生的城市,遇见的熟悉的人,杨木雅并没有拒绝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留在s市,怎么突然就一个人回来了?”杨木雅将自己住的酒店告诉夏长悦,才疑惑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跟严承池一起回来的,他在里面听我幼儿园的老师说我的糗事,我就一个人出来透气了。”夏长悦走在前面,提起严承池,鼓着腮帮子朝着杨木雅抱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