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大眼睛一眨巴,转身就扑进他怀里,踮起脚尖抱住他,“交往纪念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的怒火,一瞬间就平息了,旋即,捕捉到她眼底的那一抹狡黠,顿时又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你敢耍我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是真的忘记了,但是你太帅,我一看见你,就想起自己征服你的那段光辉岁月。”夏长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真正让她想起来的,是眼前这幢教学楼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都快被他的冷漠冻伤了,正伤心的时候,突然有人冲出来跟她告白。

    她满脑子都是严承池,哪里还有心思想别人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那个时候对她冷冰冰的严承池,会突然从人群里走出来,牵住她的手,向所有人宣告,他们正在交往中……

    “严承池你老实告诉我,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?”夏长悦一想到当时追他追的那么辛苦,不甘心的扑到他怀里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会听见他毫不犹豫的反驳,谁知道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氤氲着令人心悸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真的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那个时候还对我这么高冷!全校的人都在骂我不要脸,说你不喜欢我,我还厚着脸皮倒追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越想越不平衡,娇小的身子全都挂到了他的身上,要替自己找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伸手将她抱住,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考验你的智商,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,可是事实证明,你智商堪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夏长悦正气鼓鼓的想着要怎么将严承池大卸八块泄愤,眼前,蓦地多了一束花。

    鲜艳的红玫瑰,如同骄阳般,透着浪漫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身西装笔挺,格外正式的站在她面前,手捧鲜花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很感动,我允许你哭出来。”严承池看着她泛红眼眶,薄唇微启,透着得意。

    张开双臂,等着夏长悦情难自禁的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响,她都只是站着,既没有伸手接他手上的鲜花,也没有抱他。

    只是冷漠的站着,安静的看着他,脸上是一片平静,哪有半点感动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他特地将她带到这里,还准备了玫瑰花,她居然一点都不感动?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也是在考验你的智商,看你能不能看出来我是在强装镇定,不过看样子,你也挺笨的。”夏长悦蓦地开口,抢在他前面说完。

    见他愣住,伸手从他手上接过花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!”严承池微微一怔,旋即回过神,追了上去!

    大灰狼跟小白兔的追逐,完全没有悬念。

    夏长悦逃窜的身影,被他一把搂进怀里,小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,“翅膀硬了,要造反?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这是家暴,我们还没有结婚呢,你就打我!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在他怀里扑腾,逃不出他的魔爪,只能鲠直了脖子嚷嚷。

    “所以,想要嫁给我了?”严承池将她搂在怀里,薄唇就贴到了她的耳边,低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