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承池是我唯一的侄子,也是我严家唯一的继承人,四年前就曾经因为你的背叛差点丢了性命,四年后,你休想我再让你这样的女人靠近他一步!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这样的……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他,我没有!”夏长悦抓着地上的资料,揉成一团,全都丢到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她不信,这一定是严盛想要骗她离开严承池。

    她进来之前,就做好了一切准备,绝不会相信严盛任何离间的话。

    她相信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可她怎么也想不到,严盛不同意她跟严承池在一起的理由,居然不是因为她的家世背景,而是她曾经对严承池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严家庄园的,站在路边,像个迷路的孩子,看着车来车往,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。

    半响,她才想起什么,冲到路边,拦了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“去东岸的海边!”

    她不能相信严盛的话,或许,那些只是他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,想要逼她离开严承池。

    夏长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将所有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计程车一在海边停下来,她立时伸手将车门推开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海浪卷起,在风中落下,激荡起的浪花,如同银白的腰带,在整个海岸线上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夕阳下,橘色的光芒打在沙滩上,一眼望去,仿佛遍地的金沙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个人站在别墅大门前,眼前,仿佛出现了严承池第一次带她来这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就是站在这个地方,告诉她,这里是他四年来,待的最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眸眼微闪,走上前,用密码开了锁,推开了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从身后吹来的海风,卷起了她肩上的发梢,在风中猎艳。

    扬起的裙摆,将她纤细的身子,勾勒的越发单薄,夏长悦整个人都绷得很紧,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别墅里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客厅,脚步不停,就朝着二楼的储物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停在门口,重新用密码打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上次被她发现的盒子,还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几天严承池一直忙着股东大会和严盛病重的事情,根本没有时间来收拾这里,更换密码。

    夏长悦走上前,将地上的盒子抱了起来,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的锁,迟疑了几秒,转身在储物间里找到工具,用力的一砸,就将老旧的锁给砸开了。

    她眸光一暗,看着眼前的盒子,心跳突然就加快了。

    咬牙强迫自己冷静,伸手掀开了眼前的盒子。

    看清里面的东西,怔了怔。

    伸手将里面的本子都拿出来,发现好像是一些记事本。

    应该好几年了,纸张有些发黄。

    她翻开了几页,才发现里面是严承池的日记,记录了他回到严家后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还有,他们之间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可这个盒子里,没有严盛给她看的那些资料。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将严承池的日记放到一旁,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,朝着架子走过去,抬起头,看向放在架子上的另外一个上了锁的盒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