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叶小姐,给老爷炖的汤好了,是要现在端上去吗?”厨房的佣人,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瞎呀,没看见我心情不好,送什么汤……”叶明莎刚咒骂到一半,蓦地想起什么,扭头看向旁边的女佣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给严伯伯熬的药膳汤要趁热喝,快去盛,我亲自端上去!”叶明莎狠狠的咬牙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给夏长悦说服严盛的机会!

    -

    卧室外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属下只能送你到这里,老爷就在里面,还请你一个人进去。”管家停下脚步,替夏长悦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眼前厚重的房门,大家族浓郁的奢华气息,迎面扑来,带着压迫感。

    夏长悦见过严盛,知道他虽然是将死之人,可威压一放的能力却一点都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在他面前露出怯意,夏长悦深吸了一口气,才提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地中海装修风格的卧室,大的一眼根本看不过来。

    门边的落地式花瓶,纹路精致,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,两旁的架子上,都是一些昂贵的古玩字画,看得出来,平时根本不让人碰。

    再往里,就是真皮沙发,还有放在茶几上,精致的茶盏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刚抬起头,眼角的余光,就瞥见一道身影,正准备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旋即快步的上前,伸手扶了严盛一把,替他拿了靠枕,垫在背后。

    严盛瞟了她一眼,没有拒绝她的帮助,而是任由夏长悦扶着他靠在床头坐好,才抬手示意她坐到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站着就好,董事长有什么话可以直说。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在床前几乎跟严盛面对面的位置站好,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晶莹的双眸,一瞬不转的打量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严盛一辈子都在商场上驰骋,他眉宇间透着锋利,可因为染上了病态,脸色有些苍白,所以显得没有那么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直接,那你知道,我今天单独叫你过来,是因为什么吗?”严盛轻咳了两声,才抬头看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走到床头给他倒了一杯水,递到严盛的手里,才清脆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能主动离开严承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刚接过水杯的手一顿,意外的挑眉看她,再看着手里的水杯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还肯扶我起来,给我倒水?你在讨好我?”

    严盛看她的眼神,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,如果董事长觉得是讨好,那就是讨好。”夏长悦从始至终,都很恭敬的喊着严盛董事长,而不是伯父。

    她知道严盛不喜欢她,她一想到严盛可能是当年那个神秘人,她对严盛也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严盛是严承池的大伯,对严承池有恩,举手之劳照顾一个病人,她不会计较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我叫你来,是为了让你离开承池,那你又知不知道,我为什么不喜欢你?”严盛喝了一口水,重新将水杯递给夏长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