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束手而立,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,神色冷漠,眼睁睁的看着保镖将她架起来,准备拖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严伯伯,救命呀!”叶明莎一见严承池真的要不顾情面将她丢出去,情急之下,开始不管不顾的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严伯伯,你快醒醒,你再不醒过来,明莎就不能继续陪在你身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捂住她的嘴!”严承池黑眸森冷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叶明莎还想要再喊什么,两个保镖已经将她的嘴都堵住了,只能不甘心的瞪着冷血无情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她到底哪里不如夏长悦,为什么他连正眼都不肯看她一眼?

    她才是他的未婚妻!

    “大少爷,万万不可呀!”管家闻讯赶来,将就快被保镖拖出去的叶明莎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严承池神情冷漠,没有商量余地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老爷刚睡下,这个时候,千万不能弄出什么动静吵醒他了,更何况叶小姐是老爷亲自请来做客的,贸贸然将人给赶走了,不是摆明了在打老爷的脸吗?伤了感情不说,万一刺激到老爷的病情……大少爷,老爷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一紧,扭头看向管家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就算你答应娶叶小姐,也没必要将人赶走,毕竟两家的交情放在那里,你刚当上董事长,这个时候传出跟叶家决裂的消息,对你管理集团也不妥,就让叶小姐留下来照顾老爷,你要是觉得她看着心烦,属下将她的房间安排在离你最远的客房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抬头扫了一眼叶明莎,冷漠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叶明莎一下就推开了两个保镖,双腿一软,瘫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?居然敢抓叶小姐,还愣着做什么,自己下去领罚!”管家朝着两个保镖吼道,连忙上前扶起叶明莎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我家少爷是无心,你知道,他对人向来冷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对人冷漠,还是只对我冷漠?”叶明莎狠狠的瞪向管家,质问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出现之前,她也以为严承池对谁都这样,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可夏长悦出现之后,她就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严承池不是没有心,也不是冷清,只是他所有的感情,都给了那个女人!

    “叶小姐何必在意这个,在上流社会,多深厚的感情,都比不上名正言顺,只要你嫁进了严家,大少爷身边的女人,你要怎么处置,还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管家看着义愤填膺的叶明莎,漫不经心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闻言,盛怒的叶明莎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他是什么意思,嘴角勾起阴毒的笑容。

    也对,她才是严承池的未婚妻,严家承认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天不放手,夏长悦就休想名正言顺的嫁给严承池。

    有她在,夏长悦就只能是见不得人的第三者!

    “可严伯伯他病重,万一心软了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