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当初喜欢他,就是他跟其他男人都不一样,就算知道她是叶家大小姐,也从来没有因为她的身份,对她花言巧语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没有任何女人,包括她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桀骜不驯的姿态,让她对他一见钟情,立志一定要将他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可她努力了这么久,将姿态放得那么低,甚至不惜违反她父亲的意思,私自搬到严家庄园来住,换来的,也只是他毫不留情的奚落讥讽。

    如果他只是冷清,那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是有情的!只不过爱的那个女人不是她!

    一想到夏长悦,叶明莎的眼神就变得愤恨,不甘心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愿意娶我,可严家和叶家有婚约的事情,是上流社会都知道的,我是你未婚妻,你要是就这么将我赶走,别人一定会说你过河拆桥,刚利用叶家赢了股东大会,就想撇开我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会在意吗?”严承池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,冷冷的扫过她的脸,眼神里透着轻蔑。

    除了夏长悦,他不会在意任何人想什么、怎么想他。

    是神是魔,又如何?

    他做的这一切,都只是要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严伯伯呢?他你也不在乎了吗?他可是将你接回严家,栽培了你四年的人,你难道,当初你差点熬不过去的时候,是他整天整夜的陪着你,差点因为过劳心肌梗塞暴毙!”

    叶明莎朝着他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严盛是她唯一的筹码了,她不能输。

    决不能看着严承池将她赶走,跟夏长悦在一起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赢她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?”严承池眸光一暗,嚯的抓住叶明莎的肩膀,将她按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叶明莎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,身体撞上前,浑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劲,才终于露出获胜的笑容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严伯伯告诉我的,他还跟我说,你是他最骄傲的侄子,从看见你第一眼,他就知道,你一定会跟你父亲一样优秀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眸光,一点点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抓着叶明莎的手,无声的收紧,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。

    叶明莎疼得脸色都白了,硬是忍着,不让自己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池,你有今天全是严伯伯一手栽培,现在他时间不多了,就当是完成他最后的遗愿,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叶明莎朝着他伸出手,抓住了严承池的手臂,轻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一滞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恢复清明,伸手将叶明莎推倒在地,薄唇微启,“我不会娶你,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清楚夏长悦的道德感。

    她从小在良好的家庭里长大,夏家父母给她灌输了温暖善良的为人处世之道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跟叶明莎结婚了,哪怕只是有名无实的婚姻,她也绝对不会接受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将叶明莎和她的行李,都给我丢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是严伯伯请来的客人,你不能这么对我……”叶明莎看着朝她走来的保镖,不敢置信的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