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易海音顺势抱住她,低头温柔的描绘着她的嘴角,像是在哄着一个闹脾气的孩子。

    到最后,察觉到她在发抖,他才停下了所有动作,只是抱着她,大口的喘气,最后松开她,翻身下床,进了浴室冲冷水澡。

    留下一个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发呆的颜灵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眼角突然就淌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易海音进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她一动不动,像个没有灵魂的玩偶,安静躺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万一我一直这样,是不是我们就永远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在一起?”颜灵呐呐的开口,漂亮的子瞳,转向易海音的方向,眼底突然就涌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是我吓到你了。”易海音走上前,将她从床上抱起来,心疼的揉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清冷的眸里,氤氲着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良久,才幽幽的启唇,“灵儿……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一僵,随即,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有些抗拒的往他的怀里钻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将她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等她不抗拒了,才替她穿好衣服,将她抱出了公寓。

    “少爷,都安排好了。”老侍者看见他们下来,立时恭敬的拉开车门,让易海音将颜灵抱上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颜灵一直乖乖的靠在易海音怀里,任由他抱着自己,直到看见医院大门的标志,才开始变得紧张,伸手抱紧了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觉得自己没事,我们回去了好不好?你看我现在让你抱着,都不害怕了,我之前一定只是太紧张了,我们再多试几次,我一定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面对现实。”易海音抱着她,没有着急下车,大手将她按在怀里。

    等她情绪稳定下来,才牵着她,朝着医院里走去。

    颜灵几次想要停下来,易海音都没有勉强,只是陪着她静静的站着,直到她冷静下来,愿意跟着他进医院。

    坐在心理咨询室里,颜灵整个人都显得很不安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觉得自己没病,为什么要来医院?”颜灵看着朝着她走过来的心理咨询师,更是双手用力的抓着易海音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灵儿小姐,你不要紧张,张教授是这家医院最好的心理医生。”老侍者在旁边,压低了声音劝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知道,为什么该看心理医生的他家少爷,自己不来看,反而将颜灵带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到底是谁有病?

    “你们谁要看病?”张教授走上前,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“她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易海音和颜灵,互相指着对方。

    看见对方的手指也指着自己的时候,又齐刷刷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噗!”老侍者憋不住笑,被易海音瞪了一眼,连忙转过身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两个,都需要好好看看。”张教授伸手从书架上拿过来记录用的卷宗,坐到桌子前,抬头朝着他们两个人看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