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没跟严承池多说什么,就出了医院,一个人打车到了警局。

    严宏的案子还在调查,罪证确凿,他已经躲不开法律的制裁,现在就等最后的判决下来,他就要被收押了。

    “严宏,到2号窗口,有人来探视你。”随着一道声音传来,夏长悦就看见狼狈的严宏,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看见是夏长悦来探望他,严宏眸光一冷,老脸上,顿时弥漫起一股愤怒,恨不得冲上去将她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,与我无关,不要恨错了人,你该怨的人是你自己!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清楚,但当初你绑架我是事实,可不是我陷害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打断了他的话,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看着不愿意坐下来跟她谈话的严宏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我认,你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严宏眼神阴鸷的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夏长悦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他打进尘埃里,夏长悦现在却来探视他,这算是什么事?

    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糖?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来看你笑话的,你现在这个样子,还需要我来这里看你的笑话吗?”夏长悦冷淡的反问,见严宏愣住,顿了顿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严宏,四年前给我打电话的那个神秘人,是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严宏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夏长悦是在诈他的话,闭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可他刚才的反应,已经给了夏长悦答案。

    四年前,最想阻止严承池回严家的人,肯定是严宏,如果知道严承池的存在,必定会除之而后快,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的让她离开严承池。

    就算夏家当年算豪门,可跟严家比,根本不值一提,严宏不会因为顾忌她的背景,就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加上他刚才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已经能肯定,当年给她打电话的那个神秘人,不是严宏!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严家人里,知道她存在,却不希望她跟严承池在一起的人,就只剩下一个了……

    可有一点,夏长悦却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当年夏家就算不如严家,可她也算出身富贵,教养良好,严盛难道就仅仅是因为觉得她配不上严承池,就逼她离开吗?

    还有他当时逼她离开的方式,根本不像一个疼爱晚辈的大伯……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严家还有很多其他的老人,虽然退居到幕后,却也是手握股权的宗祠长辈。

    难不成,跟那些人也有关系?

    夏长悦揉了揉眉心,只觉得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每次她觉得自己要找出真相的时候,就会陷入更大的谜团里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严家的门槛太高,凭你是迈不进的,你以为严盛会因为你帮着严承池登上董事长的位置,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吗?他跟我是一样的人,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严宏蓦地嗤笑起来,看着夏长悦的目光,透着同情。

    没有再给夏长悦说话的机会,从椅子上站起来,就转身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他跟严盛斗了一辈子,没有想到,最后是输在了严承池的手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