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出病房,就转身将夏长悦按到了墙上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夏长悦瞪大了眼睛,看着突然不顾场合吻她的严承池,察觉到他身上的不安,怔了怔,才伸手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娶叶明莎。”严承池缓缓的松开她,身体却压着她不放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的鼻尖碰着她的鼻尖,两个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只是担心你大伯,他好像很不喜欢我。”夏长悦说着,低下头,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    手指因为紧张,抠着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为了我去讨好任何人,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。”严承池捧住她的脸,让她抬起头,专注而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你好好的留在我身边,剩下的事情,我会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大伯他时间不多了,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跟他闹得不愉快……”夏长悦蓦地抓住他的手,有些紧张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其实更怕,严承池会因为她跟严盛起冲突,万一严盛因此病情加重,或者过世了。

    将来就算他们在一起,恐怕也会成为严承池的心结。

    她不跟叶明莎争执,不是因为自己的出身自卑,也不是害怕叶明莎,她只是相信严承池,单纯的相信他不会娶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可以等。

    让他好好的陪着他大伯,送严盛走完这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他们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心里还有别的疑虑没有去证实……夏长悦晶莹的双眸闪烁了一瞬间,才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当年是你大伯亲自去把你接回严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严承池将她搂进怀里,垂眸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那他当年,知不知道我的存在?”夏长悦又问道。

    四年前,她跟严承池几乎天天在一起,如果是严盛亲自去接的严承池,那么严盛就应该见过她。

    可她到s市之后,几次跟严盛碰面,严盛都一副跟她完全没有见过的样子,不是很奇怪吗?

    “当年查到我身世的人是大伯身边的管家,一开始跟我联系的人也是他,大伯是在接我回来的那一天,担心我不愿意,才亲自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她的手紧了紧,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堂哥因为意外过世,大伯是中年丧子,一个人守着严家的家业后继无人,才急着将我找回来,亲自栽培,他对我,一直很好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严盛没有孩子,所以严承池从未怀疑过他。

    严盛对他,一直像个父亲一样,既严厉又慈爱。

    当年夏长悦背叛他之后,还发生了很多事情,要不是因为严盛找到他,执意要将他带回严家,恐怕现在这个世界上,早就没有他这个人了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发暗,想起什么,眼底掠过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四年前的事情,一直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心结,夏长悦不愿意提,他不想勉强她,只要她现在能好好的在他身边,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一直希望我能早点跟叶明莎结婚,是因为严家没有继承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