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叶明莎卖乖的讨好的道。

    伸手挽住严盛的胳膊,就像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样,冲着严盛撒娇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有心,承池一直在忙集团的事情,都顾不上给我准备这些,倒是你,一直惦记着我。”严盛拍了拍她的手背,一脸欣慰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没有及时的关心大伯。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恭敬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男儿志在四方,你该关心本来就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大伯怎么会怪你?不过说起来,你身边也确实缺一个能替你操持小事的人,尤其你接手财团之后,只怕会更忙,我觉得明莎就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伯放心,我还能应付。”严承池蓦地开口,打断了严盛的话。

    不让他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黑眸如墨,转向一直站在旁边的夏长悦,“大伯,如果真的想要替我找个能照顾我的人,眼前就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严盛的目光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,看清站在病房里的夏长悦,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女佣,居然一直站在这里偷听我们说话?”严盛蓦地开口呵斥道。

    不等夏长悦反应,就兀自朝着她吩咐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将桌子上的补品都拿下去放好,你也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错愕的抬起头,看着对她毫不客气的严盛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他身边,正一脸得意,朝着她示威的叶明莎,紧紧的咬着唇,忍着没有去顶撞将她当成女佣的严盛。

    “大伯,难道认不出来,她就是在股东大会上,代替杨家将百分之十的股份投给我的人吗?论这次股东大会的功劳,谁比她大?”严承池淡漠的声音,在听见严盛的话之后,蓦地冷下来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,走上前,将夏长悦拉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她才是我深爱的女人,除了她,我严承池不会娶任何!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严盛装糊涂的举动,被严承池径直挑明,顿时噎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池,你在胡说什么?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未婚妻,谁不知道严家跟叶家有婚约?你如果非要跟夏长悦在一起,那她充其量也就是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!”

    叶明莎听见他的话,激动的走上前,指着夏长悦骂道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脖子就被人掐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严承池五指一收紧,她就只能瞪直了眼睛,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惊恐的朝着严盛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承池,你在做什么!你松开明莎!”严盛开口呵斥,病房里的气氛,立时变得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忙按住他的手,朝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医生的话,还在耳边,他大伯是病人,不能这么惹他生气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严承池松开手,叶明莎就一下瘫坐在地上,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被严承池刚才的杀意震慑得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伯身体不好,什么事都等你身体好了再说,我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严承池话落,朝着管家看过去,示意他照顾好严盛,才拉着夏长悦离开了病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