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想起是严盛将他带回严家,悉心培养了四年,现在严盛病重,他心里一定不好受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,突然就泛起一股心疼。

    他曾经跟她说过的,最害怕的事情,就是看着在乎的人,一个一个的离开自己……

    他的父母,四年前的她,现在又到严盛……

    一股冲动驱使着夏长悦,走上前,从身后,伸手将他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大伯不会有事的,我也会一直陪着你。”她娇小的身子,都贴到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身上的冷意,越发用力的抱紧他,想要给他温暖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说过的话,不管发生什么,都不许再离开我。”严承池转过身,将她搂进怀里,声音低沉黯哑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霸道。

    瞥见她毫不犹豫的点头,才满意的松开她,牵住她的手,带着她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严盛胃癌的事情,已经不是秘密,为他治疗的团队,是严承池私人聘请的国外在这方面有名的专家。

    癌症的扩散速度,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严盛股东大会时,看起来,身体还没有那么差,可一夕之间却病倒了,让所有人乍舌。

    据说刚送到医院时,差点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说晕倒就晕倒了?”严承池一抵达医院,就径直进了医疗团队负责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池少放心,已经缓过来,不过严董事长的身体情况,你是知道的,按照癌症现在这样的扩散速度,恐怕就算是积极治疗,他的时间也不会很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夏长悦就感觉到严承池身上气息一凛,他蓦地伸出手,如隐藏在黑暗里的猎豹,准确的揪住了医生的衣领,将人拉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严承池咬牙切齿,几乎要磨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“池、池少……你就杀了我,也换不回严董事长的命,不如问问他还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,帮他完成最后的心愿吧。”医生一头冷汗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子瞳一紧。

    五指收拢,紧紧的攥成拳头,手背泛起青筋。

    最后心愿……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报答他的养育栽培之恩,就只能替他送终了吗?

    严承池的黑眸里,氤氲起一层水汽,额际全是隐忍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站在他身后,看着他悲恸的背影,想要安慰他,又觉得任何的语言,在亲人的生离死别面前,都显得无比的苍白。

    只能静静的陪着他,让他知道,他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良久,严承池才像是接受了这个现实,手缓缓的松开,转身朝着门外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脚步蓦地一顿,回过头看向夏长悦,朝着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看大伯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,他最希望谁能见证他们的婚礼,那么就只剩下严盛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像是明白他的意思,轻轻的点了点头,就将手放进他的掌心里,跟着他一起进了严盛的加护病房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老爷吃了药已经睡了快两个小时,应该很快就会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