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摸到顶上的那个盒子,拼了吃奶的力气,才将盒子给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将盒子顶上的灰尘吹开,夏长悦盯着那把小巧的密码锁,咬了咬唇,将刚才开门的密码试了一遍,“咔”的一声,一下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她刚伸出手准备打开盒子,就瞥见门口突然出现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吓得尖叫一声,娇小的身子,就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阴沉着脸,朝着她走过来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严承池的目光,落到她面前的盒子上,眸光一紧,眼底掠过一抹幽光,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等一下,我……”夏长悦回头看着孤零零放在地上的盒子,不甘心的咬牙。

    她差一点就看见了,居然这个时候被抓包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扔着杂物的盒子,有什么好看的?”严承池皱眉,没有给她抗议的机会,将门锁上,就抱着她下了一楼客厅。

    “只是装着杂物的盒子,为什么要上锁?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?严承池,该不会我们分开的四年里,你有过别的女人……啊!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手上就一痛。

    严承池牵着她的手,突然收紧,像是要捏碎她的手骨。

    脸色阴沉的可怕,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那么小的盒子,能在里面藏个女人?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?再胡思乱想,我就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小三,那你还有什么事情,是害怕让我知道的?你刚才抱我的时候,手都在发抖……”夏长悦咬着唇,不安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这幢别墅里,有什么严承池不想让她发现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为什么,就是直觉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,不止没碰过别的女人,就连暧昧都没有,放心了?嗯!”严承池指骨分明的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在她身上扫了一圈,最后勾起薄唇,“你太胖了,该减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才胖!他全家都胖!

    她这么瘦,抱起来根本不费劲,他哪只眼睛看出来她胖了?

    嫌胖就不要抱!

    夏长悦气鼓鼓的从他怀里下来,转身就走到旁边的沙发,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别以为她会上当,那个盒子里的东西,肯定有问题……

    她得找个机会,把盒子偷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夏长悦出神间,就见严承池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朝着他看过去,只见他接了几秒,脸色就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很快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大伯病重,上楼换衣服,陪我去医院。”严承池声音一沉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一怔,很快就回过神,转身朝着楼上跑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衣服下楼,就看见严承池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伟岸的身影,被夕阳的余光,勾勒出一抹剪影,印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他周身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像是一个人在看着海平面发呆,眼神都是没有焦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