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从监控器画面里,能清楚的看见夏长悦从楼梯往上跑,然后在二楼,往客房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进了客房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嘴角噙着邪笑,从电脑前站了起来,提步就朝着二楼客房的位置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,就找到了躲在客房沙发下面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将她娇小的身子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肯定没有戴好眼罩对不对?要不然就是你根本没有数到一百……”夏长悦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抓到了,不甘心的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愿赌服输,脱。”严承池的目光,从她身上掠过,眸光深了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咬着唇,不服气的将小外套脱了,露出里面贴身的小吊带。

    白皙的脖颈,性感的锁骨……都随着她脱掉的外套,彻底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呼吸间,胸前的丰盈,更是能看见明显的起伏。

    严承池手心一紧,眼神变得幽深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有点后悔,要陪她玩这种无聊的游戏,应该先将人拐到床上,吃干抹净再说!

    “你刚才肯定使诈了,不行,你这次就留这个房间里,数到一百才能出房门。”夏长悦说完,就赶紧往外跑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特意挑了最危险的一楼。

    一楼的位置宽敞,但是房间都比较空旷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定不会相信,她就躲在一眼能看见的客厅大花瓶后面。

    可夏长悦的如意算盘还没有打响,就被严承池从花瓶后面给拎了出来,不甘心的在半空中扑腾着……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肯定偷看了,哪有这么快的!”她才刚躲好,他就找到她了。

    难道高智商的人,还有透视眼不成?

    “你输了,如果不想认账,我们可以跳过这个游戏,直接回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认!”夏长悦一听见他说要回房间,吓得瞬间鲠直了脖子,“我是那种不认账的人吗?不就是脱一件衣服,我马上就脱!”

    夏长悦放完豪言壮语,低头准备伸手的时候,顿时就纠结了。

    她身上就只剩一件吊带和贴身的衣物了。

    下面是一条裙子……

    哪个都不能脱,一脱就走光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脱,比走光还惨!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让我欠一把好不好?下一把要是输了,我脱两件!”夏长悦纠结了半天,都鼓不起勇气伸手脱衣服,可怜兮兮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不会真的那么狠心,要让她在他的别墅里裸奔吧?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机会。”严承池眸光闪烁着诡谲的光芒,胜券在握的启唇。

    说完,就将眼罩重新戴上,从一开始数数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呆愣着,听见他的声音,连忙开始慌乱的找地方躲。

    正着急的不知道躲哪里好的时候,就听见他已经数到九十五了。

    一个心急,直接躲到了严承池身后的沙发边上。

    就在她觉得一秒就会被严承池找到的时候,却见他睁开眼睛,第一反应不是找人,而是目标明确的朝着楼上走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呆滞了好几秒,才突然发现,他的反应好像哪里不对,鬼使神差的跟着严承池上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