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说过,他的女人,只有他能欺负,谁要是敢碰了她一根头发,他就一定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!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将方向盘的方向一打,就朝着严宏的庄园开过去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车子在庄园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等夏长悦开口问,就见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回池少,证据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提交……”章梦雪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车子的前方,就传来警笛声。

    呼啸而至的警车上,很快就冲下来一批警员,进了严宏的庄园里,将严宏父子和相关的涉案人员都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夏长悦有些意外的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心里除了痛快,还有错愕。

    “招标案的事情,方小影已经全部招了,是严宏收买和指使她,盗取集团机密文件,外泄给竞争对手,他是集团的理事,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被带走的严宏,眸光幽冷。

    “你当初说故意只是开出方小影,是不是早就料到了,严宏一定会用她,在股东大会上对付你?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不确定,可第二天听见集团里,有关你的流言,就确定了,他既然要跟我玩阴谋,那我就陪他玩一次阴谋,让他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,却不知道他要的效果都是我刻意配合他的演出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夏长悦一怔。

    “有一次是意外,不在我的算计之内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眼底掠过一抹黯然。

    “哪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薄唇紧抿着,没有说话,只是转过头,黑眸如墨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娇俏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我被泼水的那一次?”夏长悦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瞥见他一瞬间暗沉下来的脸色,立时伸手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就是一杯水而已,我好好的站在这里,要说坏蛋,那也是严宏坏蛋,他指使人对付我,你总不可能时刻都跟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察觉到他的内疚,想也不想的就把严宏给骂了一顿出气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她只是被泼了一杯冰水,都会让严承池这么介意。

    “那严承阳呢?严宏的罪行应该跟他没有关系,为什么他也被带走了?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绑架你的事情,他参与了,而且有故意伤人的嫌疑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当初的事情,他找不到证据,只能按兵不动,可是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严宏倒了,他做的事情,多的是人愿意给他提供资料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地方,光是这座庄园里,就藏了不知道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严承阳做事狠戾,又不择手段,被他看上,毁在他手上的女孩,不知道有多少,这种人渣,没有了严宏的庇护,多的是人要收拾他。

    一旦他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消息被放出去,相信不久,警局就会不停的收到证据,替严承阳将罪名坐实,将牢底坐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