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木雅的话,严承池并没有回答,深邃的黑眸,定定的看着她身后,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影一动,就朝着她走过去,伸手将夏长悦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大手按着她的小脑袋,宠溺的揉着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俏的小脸,耳边响起杨木雅刚才的话,眼底掠过一丝幽光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权势从来都不如她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将她一个公主抱,抱起她,就准备离开集团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等一下,我还有话要跟杨木雅说!”夏长悦有些着急的抓住了他衣襟,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不悦的拧起眉,垂眸盯着他怀里的人儿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赢了,你不是应该先恭喜我,然后陪着我去庆祝吗?”

    结果她第一句话,说的居然是让他等一下……

    她果然知道怎么气死他!

    “杨家的股份,我用完了,我得还给杨木雅。”夏长悦扬了扬手上的股权委托书,小脸上的神情,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她不是贪财的人,人生的箴言,是迷恋严承池一辈子,杨木雅突然将这么大的权势交到她手里,她觉得压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等严承池说什么,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就从他怀里钻了出去,跑到杨木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,谢谢你,这是你的委托书,还给你。”夏长悦说完,瞥见杨木雅手上的资料,开心的扬起笑。

    伸出手,就给她一个拥抱,“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的女儿,享受天伦之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在g市长大,你如果去了哪里,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给我打电话,我给你当向导!”夏长悦说完,就松开手,乖巧的站在杨木雅面前。

    突然落空的怀抱,让杨木雅衍生出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“丫头,今天过后,恐怕对你的挑战才刚刚开始,如果有困难,你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杨木雅眼角微润,朝着她挥了挥手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孤单的背影,夏长悦胸口突然像是被巨石压住了,难受的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一路走好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蓦地贴上来一堵火热的肉墙,伸手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低头就咬住了她的耳朵,不甘心的咬牙,“说完了?是不是可以瞧我一眼了?”

    没良心的女人!

    亏他让金特助将大伯送走,特意留下来等她,她就这么无视他。

    杨木雅只是去找女儿,又不是生离死别,她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说杨木雅能找到她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见鬼的!还在想杨木雅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闪,将她打横一抱,转身就朝着电梯走过去。

    出了集团,就将她塞进了车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夏长悦看着一瞬间开出去的车子,紧张的伸手抓住了安全带,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如雕如琢的脸庞,从侧面,越发显得立体妖魅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启,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从牙关里挤出两个字,“算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