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每一个字都重如千金,让人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的道理,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不将严宏打到尘埃里,今后,整个财团都不会安宁。

    这次股东大会,以严承池大获全胜告终!

    会议上,因为杨木雅出人意料的举动,却让“夏长悦”这个普通的名字,迅速的在s市整个上流社会起来!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刚接手财团,可能有很多的工作要忙,不过我等那个人已经等了二十多年,一刻都不想再等了!”

    一出会议厅,杨木雅立时走上前,将严承池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让夏长悦给我的地址,是怎么得来的?”杨木雅只要一想到,严承池可能查到了她女儿的下落,就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担心,我跟严宏一样,都是骗你的?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丫头喜欢的人,姑且可以相信。”杨木雅想也不想的道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她自己也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连她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这么信任夏长悦。

    可能是她的倔脾气,对爱情的不顾一切,总让杨木雅想起年轻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就当她武断,可她始终相信,拥有那么一双纯净眼睛的女孩,不会有那么深的心机,步步为营的来接近她,博取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的道理,她懂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给我的地址,是其他地方,或许我也不会信,可你说的,是g市。”杨木雅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打算,在她父亲的祭礼过后,就启程去g市,原本只是抱着最后的希望,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却突然有股强烈的预感,她要找的人,或许就在那里!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,只是根据我大伯给的资料,追查那个人的下落,最后的线索在g市断了,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发现了被人追踪,悄无声息的离开,就是已经在那里安顿下来,改名换姓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微闪,朝着金特助伸出手,从他手上接过一份资料,递给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查到的消息,希望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给我,不后悔?”杨木雅接过他手上的资料,精睿的眼角微微往上挑。

    以严承池的心智,应该知道怎么利用这份资料,从她手里收回当初严家赠送给杨家的股份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却什么条件都没有,就将资料给她了。

    一份连杨家都查不到的资料,他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拿到手,她不用问都知道。

    杨木雅一时之间,竟猜不透严承池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原本就是替你查的,想要换取你在股东大会上的支持,可是现在不用了,为什么不给你?”严承池黑眸如墨,坦然的承认了自己原本的目的。

    原本互有提防的两个人,却莫名其妙的因为夏长悦,变得坦诚。

    没有了阴谋算计,反倒谁也猜不出的谁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怔了怔,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,握紧了手里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好好珍惜那个丫头,她可比什么权势重要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