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缓缓的拿起自己手上的委托书,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会议厅里,有一瞬间的空气凝顿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回过神,很快的附和道,“我也是,我也支持池少,只有他才是最适合担任董事长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底下的股东,都接二连三的表态。

    就连手上的投票器都不需要,大家就纷纷的举手表决,支持严承池。

    票数一路领先,呈现出碾压之势,完全没有给严宏留一丝一毫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严宏私底下的一些肮脏手段,不是没有人知道,只不过商场上的事情,谁也没有办法说自己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可他暗中跟尚凌司来往这件事,却让很多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尚氏是严氏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,严宏为了能当上董事长,不惜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的集团,这样的人,怎么让人放心将整个财团交到他手上!

    严承池准备的反击,就像蛇打七寸,打在每个股东的心尖上。

    再加上杨木雅的支持,胜局已定,严宏再无反击之力……

    “杨木雅,你不要后悔!”严宏垂死挣扎的瞪着居然不受他威胁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帮了你这个人渣,我才真的会后悔!”杨木雅挑起眉,眸光森冷,“拿着一个假消息,就想要我帮你,你要是真有本事,将人找出来威胁我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宏被杨木雅当众拆穿,羞愤的无地自容,面露狰狞。

    狠毒的目光,扫过在场的股东,最后落到严承池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不要高兴的太早,就凭你,是坐不稳这个位置的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你后悔,跪着来求我!”

    “堂叔言重了,我虽然不如堂叔懂那么多卑劣的手段,但我对财团也是尽心尽力,要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,随时欢迎堂叔批评指教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邪眸微眯,对上严宏的挑衅,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四两拨千斤的道。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话,让严宏的拳头就像是打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踹开椅子,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厅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德性,还好没有让他当上董事长,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的风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旁系就是旁系,妄想当严家的家主,也不想想自己够不够那个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恭喜池少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恭喜新董事长!”

    “恭喜新董事长——”

    会议厅里,立时响起一阵恭喜的声音和掌声。

    严宏的真面目被揭穿,原本支持他的人,都纷纷倒戈,向严承池示好,加上杨家的支持,严承池这个董事长,当之无愧!

    “严氏财团能有今天,除了严家的先辈,靠得还有在座每一位的支持,为了不辜负大家的信任,为财团争取到更大的利益,我现在就宣布,废除严宏理事长的职位,追究其在职期间,勾结外人出卖商业机密的法律责任!”

    严承池站在董事长的发言台上,妖魅的脸庞,透着汝瓷的光华,如同神祗般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