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不止方小影,就连在员工餐厅里,用冰水泼了夏长悦的那个女人,底细也被查到了。

    全是在闹事的前一天,账户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视频,居然是严宏跟尚凌司见面的被拍到的视频!

    前面的两个视频,他还能跟方小影撇清关系,将方小影推出去当挡箭牌,可最后一个跟尚凌司密会的视频,却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就算视频拍得很模糊,根本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在场谁不知道,尚凌司跟严氏集团是最大的竞争对手,严宏跟尚凌司居然有私下联系,还能单独坐在一起吃饭,这交情,恐怕不是表面功夫这么简单了!

    严宏没有想到,严承池手上居然会有这么多的证据,却一直没有拿出来,而是等着一击即中!

    他一下被打击的,差点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堂叔应该不陌生吧?”严承池见严宏脸色瞬间变得难看,嘴角的笑意越发冷鸷。

    “堂叔刚才说什么来着?要叫保安将内奸送到警局,告她窃取商业机密……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,朝着站在门口的保安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愣着做什么?还不将方小影抓起来,送进警局!”

    严承池这一声落下,在场的股东才像是回过神,纷纷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样居心叵测的人,一定要法办!查出她背后的主使!”

    “做贼的喊抓贼,看来这一局,根本就是冲着池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严理事,方小影是你带进来的,我记得刚才的视频里,似乎也有你,就是不知道,你跟尚凌司,到底是什么关系?这指使方小影窃取商业机密,事后又诬陷夏长悦,想要抹黑池少的人,该不会就是你吧!”

    有人想到了其中的关键,蓦地质问严宏。

    这一说话,得到了大部分的认同,顿时,所有人看向严宏的眼神,都像看着一个真正的内奸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?我的身份,怎么可能跟尚凌司合作?你们别忘了,严氏集团倒了,我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那个视频,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,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没准是有人刻意准备,想要来诬陷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严理事……”方小影一见自己要被抓到警局,刚要朝着严宏求救,立时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愣着做什么?一个内奸,居然敢这么可恶的欺骗我,马上将她押到警局,查清楚她还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!”

    方小影一见自己可能真的要坐牢,一下就吓得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,严宏的人,就已经上前捂住她的嘴,将她拖离了会议厅。

    “就算方小影指认内奸的事情是假,可她有一件事说对了,夏长悦只是一个秘书,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股东大会!”

    严宏看向严承池,逼问,“你将她放进来,难不成是要将自己手上的股份给她不成?”

    “人是我带进来的,这句话,严理事应该问我。”不等严承池开口,杨木雅就缓缓的接过话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