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情况,不是说,就是一个勾引池少的女秘书吗,怎么杨家也掺和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木雅可是女的,总不能说她也被夏长悦迷惑了,她怎么也护着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看见严承池和杨木雅都同时站起来护着夏长悦,在场的股东,全都傻眼了!

    就连夏长悦自己,都有些意外的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定会护着她,这个她猜到了,杨木雅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微闪,眼眸覆上了一层水雾,心底掠过一丝感动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杨木雅对谁都很冷淡,虽然愿意跟她多说几句话,可并不会真的将她这样的小人物放进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居然会毫不犹豫的护着她。

    杨木雅不会不知道,她这么做,等于是将杨家跟她绑到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这么着急的护着那个女人,难不成真的是被迷了心窍,看不出来她有问题吗?”严宏径直的忽略了杨木雅,将矛头指向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闻言,会议厅里的股东,都纷纷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一个轻易被女人左右的人,怎么能担大任?

    “招标案是我负责的项目,堂叔这么着急的替我调查内奸,连一个被我开除的人都找回来,准备了这么一场大戏,就是为了证明,我好女色,没有能力担任集团的董事长?”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抬起头,鹰隼般的黑眸,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严承池是不是迷恋女色的人,这么多年,在场的各位,难道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的话落,会议厅里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众人像是一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了。

    这四年里,严承池身边,可是半个女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能靠近他身边的叶明莎,他都不冷不热的,要说严承池好色,那天底下,就没有男人不好色了!

    “证据就摆在眼前,你袒护夏长悦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你的女人,那又是什么原因?难不成,招标案出错,还是你自己泄露了消息给尚凌司不成?”

    严宏冷哼了一声,旋即,转身看向在场的股东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随便走到集团里问一问,现在谁不知道夏长悦就是个狐狸精,妖媚惑主,可严承池却坚持将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,还不肯追究招标案内奸一事,反而找人替夏长悦顶罪,这就足以说明了一切!”

    “堂叔就这么肯定,光凭一个视频,就能认定夏长悦是内奸?”严承池嘴角噙着鬼魅的笑容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轻蔑的眼神,从严宏身上扫过,旋即,眯了眯子瞳,朝着金特助示意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投影仪旁边的金特助,立时将另外一个u盘插到电脑里。

    很快,墙上的画面,就变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变成了方小影先后跟尚凌司和严宏见面的视频,甚至还有方小影的个人账户明细,上面清楚的记录了,在招标案前夕,她的账户上,突然多了五百万!